【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空 桑 食 魂 轰 炸 咒 术 高 专(上)

答应了的番外!

本章有女主名字出现🙏


——

你死也想不到,你跟在五条悟旁边,会遇到葱烧海参。

你当时站在五条悟旁边,眼睛死死盯着对面走过来的人,人当时都傻了。

?……哎我是不是应该跑。不对啊,不是时空不同吗。!

[因为宿主你已经把所有的剧情打完了,所以两个世界融合了哟~]

“哦,那没事了。”

……

有事好吗!!

五条悟没有注意到你突然的僵立,他也看见了葱烧海参,冲走过来的他打了个招呼:“这不是聪少?”

你狂在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然并卵。

葱烧海参没有搭理主动搭话的五条悟,直愣愣地向你走过来。

他还是穿着那一身极奢侈、看起来就很贵重的大衣,向你缓步走来。

你被这一幕带的眼眶有点湿润,用手背擦了擦。

葱烧海参走过来看了看你,调笑道:“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还哭了?”

“。”

“葱烧海参——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发觉他脸色阴沉,于是认认真真地“哭”起来。

葱烧海参脸色缓了缓,“好吧,你怎么在日本?”

“……万象阵不是坏了吗……然后我发现我召唤不出来,就只好……”你悄悄瞥了一眼五条悟。

葱烧海参好像懂了,微微点了点头,“知道了。”

……

然后就走了。

????????你不应该把我带走吗?!


“各位,经过空桑每个人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找到了少主。”德州扒鸡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看起来有点纠结。

“据我看来,是那所学校,私自……扣留了少主两个月零二十四天十八小时。”

“……因为从这张照片来看,少主过得并不好。”

那张照片是你刚杀完一只特级,身上满是血的艺术照。

德州扒鸡的话让空桑众人反应各样,有拿着扇子边敲手心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有抱着枕头嘟嘟囔囔说要去救少主的,有直接哇哇大哭被长者安慰的。

锅包肉抿了口茶:“据我看来,还是直接发动攻击比较好。——毕竟这个高专的学校,夺走我们的少主这么久……还是得让他们吃吃苦头的。”

“如果发动攻击,会波及到少主吗?”

“不会。少主住的地方在学校后头的宿舍楼……”

“好!那就打吧!打他个落花流水!!!”

“飞龙汤请不要站起来,你吓到臭鳜鱼了。据我们的情报所知,这个高专有两个实力较高的人,……所以可能有些难度。”

“分别是这两人。”德州扒鸡指了指摆在桌上的另外两张照片,“不过,黑发的那位先生似乎在国外,……白发的那位神龙不见首尾,几乎没有踪迹。”

“少主姐姐是在被他们监视吗?”

“似乎并不是……少主在昨天还出门逛街了——”

叩门声打断了德州扒鸡的话,他停下来,看向门口:“请进。”

来人是刚说有一笔大生意要谈、昨天早晨刚飞日本的葱烧海参。他似乎有些疲惫:“她在咒术高专。”

德州扒鸡一愣。“你见到少主了?”

“没有。”葱烧海参说,“见到了一个白毛。”

“是这位吗?”东璧龙珠拿起照片递给葱烧海参。

“?你怎么有照片……是的。……这是她的老师。”

老师?

在场的诗礼银杏等人同时皱起眉。

“我觉得,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葱烧海参坦然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他的钱财和我的比还是我的多。”

谁关心这个啊?!


这个会议讨论了大约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要袭击咒术高专。

咒术高专如果收留了少主,不可能不会借少主手机打电话回管理司。而这几个月来,一丝音讯都没有过。

这说明什么?


“准备完毕。”

德州扒鸡蹲在咒术高专的大门旁,对着对讲机道。“离行动开始还有3.56秒。”

“佛跳墙负责的小队、锅包肉负责的小队,开始行动。”

一声在清晨中足以成为当地新闻的爆炸声响起,德州扒鸡扶额叹了口气,扬了扬手,领着空桑警卫队几人走进了咒术高专。

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到一个白发男人的出现。

德州扒鸡眼神认真,手搭在腰间的枪上:“全队警戒。”

别的小队也到了操场,锅包肉拎着酒瓶子,笑眯眯地看着五条悟:“请问,您认识一个叫伊澄的小姑娘么?”

“哦?不认识。”五条悟说道,“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顺带说一句,教学楼的赔偿损失得你们来付。”

“这样啊……”锅包肉拿起了酒瓶子。

五条悟一愣,这种作战方式……

……他似乎在伊身上见到过。

他抬抬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就看见一旁的教学楼的二楼,你正在往下跳。


你的一天,在一声足以把你耳朵震聋的爆破声音中醒来。

你看着没了半个的房间、甚至还可以看见半个天空的屋顶,镇定地想:我还在做梦。

你重新躺回去,又再次睁眼醒来。

看见的还是半个蓝天、半个屋顶的房间。

你沉默了一会,下床穿鞋哒哒哒地跑到刚刚轰出的洞,眯起眼睛看了看宿舍楼下面。

这群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

哦,是空桑食魂啊,那没事了。

????

你“嘶”了一声,刚想穿过房间走门下去,却看见锅包肉拿着酒瓶子,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五条悟说了句什么。

五条悟抬起手,似乎想用术式。

……

你利索地从被炸开的墙缺口上跃了下去。

我很勇的。

落到半空中你就被人打横抱住,悠悠落到地下。

“小友过了两个月,还是这么大胆啊。”熟悉的少年音在你耳边响起,你侧头看过去,太白鸭正低头笑着看你。

你笑着道:“因为太白一定会接住我啊。”

“在少主叙旧前,可否先说一下情况?”锅包肉拿着弓走了过来。

五条悟仍然懒散的站姿几不可见地直了几分,他凝眉重新看向锅包肉手中的酒瓶子和弓。

他这个学生真的隐瞒了很多啊。刚刚那些……如同咒灵般的人,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都曾经在伊身上见识过呢。

难道这些都是她召唤出来的式神?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9)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番外,在搞了

——我是分割线——

谢邀,人在高专,已经傻掉了。

你就跟一个土狗一样,他们上体术课,胖达把野蔷薇在空中转圈圈然后甩飞出去,很惊讶地张大嘴,结果给真希前辈盯上,笑死,根本打不过。

你还用小羊提了一下鱼肠剑的暴击,结果对方闪避了,这闪避的概率比扬州还扬州。这就是咒术师吗?i了i了。

你被真希前辈摁在地上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想道。


中场休息。

你跑完操场三圈,停下来休息,大口大口喘着气。

禅院真希走到你身边,看了看你,不经意地问道:“对了,伊要不要来交流会?”

[宿主!!!主线剧情——☆]

“……?不……”你刚想说不去,被系统一嗓子差点离开人世间,你揉着耳朵说道,“……不去当然不行。”

“……”禅院真希意外地看了看你,突然感叹,“真没有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你此时呼吸已经平稳了些,直起身接过胖达递过来的饮料瓶。

“以为伊同学会是富家大小姐那种……”禅院真希想了想说,她倒是直言不讳,“因为气质很好。”

你愣了愣,随即勾唇笑起来:“都是家里教得好……而且我很穷的说。”

“伊同学的爸妈很严格吗?”

“不,……恰恰相反。他们两个度蜜月快三年了吧,反正从小到大一直是是我的管家在带我……”

“哇哦……”胖达挠挠头,“那位管家是怎么样的人呢?”

你想了想空桑恶鬼。

……

“可以说,像个恶魔?……不,我不能这么说,回去了会被吊悬崖……嗯,是一个很厉害、很爱我的人。”


同级的两个人去了自动贩卖机那边,你往那边随意地瞥了一眼,有些疑惑地皱起眉:“真希前辈……那两位是?”

禅院真希顺着你的目光看过去,有些无语凝噎。

“那两个分别是东堂葵和禅院真依。……”胖达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你匆匆跑过去留下的背影。

“哎,这些一年级的真是……”

胖达有点担心地碎碎念着,二年级的几人也加快了步伐。


“……为什么会说有个人……会成为我的挚友啊!”

你边跑边质问系统,结果系统没回应你,你便一边喃喃着“几天不见这么拉”一边走过去。

东堂葵在问完“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后,空气就陷入了沉寂。

你正好从他右方走过,慢吞吞地走到钉崎野蔷薇旁边。

虽然但是,你觉得中规中矩地回答,大概率会惹怒这个人。

于是你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喜欢身材好,高个子,……温柔的。”

东堂葵的视线朝你看了过来,眼神中带着炽热的情绪,而且不知为何他的脸庞已经满是泪水。“——是你吗,挚友!”

你果断道:“是的,是我。”

伏黑惠,一脸迷茫地看着你。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6)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从本章开始就会有一点少主私设了,不喜误入!

——这是分割线——

又一发松鼠鳜鱼的大招,发现你没有冷却的已经基本只剩群体攻击。但是顾及到另外两个人,你只能放弃用群攻。

好烦啊,这个玩意儿,特级了不起?了不起?血那么多是因为你也有小偶像吗?!

“还剩多少血?”你边用虾饺的技能给自己回血,边问系统。

[还有三千多……嘶宿主!你看着点,它要跑……]

挨了虎杖悠仁一拳的真人如同气球般扁了下来,跑到了下水道,还很欠揍地说道:“再见。”

被动大概攒的差不多了……

“——爆。”

下水管道的盖子被爆出的血水和残秽掀起,真人不可置信的声音伴随着吃痛的叫声传过来。

“为什么你也可以触碰到灵魂?!”

你没回答,低着头勾起唇,你在听系统报告你祓除咒灵后的奖励。

[金玉×1200,魂芯×3,恢复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

[就是您的神力!这次杀死的是特级,真人。针对他的术式总部那边排了这个奖励给我~☆]

再抬头时,面前站了个打量着你的七海建人,有些复杂地看着你,对你说道:“我们谈谈?”

……?


打死你也没想到,你还可以悠哉悠哉地坐在咖啡厅里喝咖啡。

顺带说一句,虎杖悠仁喝得是牛奶,顺平也是。

七海建人坐在你的对面,抿了一口咖啡的同时看了你一眼,把女孩的样貌重新打量了一遍。

阳光隔着玻璃窗撒在女孩身上,女孩和另外两个孩子谈笑风生的间隙中不时地露出疲态。

湛蓝的双眼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前辈,但是他却根本难以忽视那双清澈无比的双眼下方、斗大的黑眼圈。

工作就是狗屎。七海建人默默地想,他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少女身上还未处理的残秽。

“七海先生,您想说什么?”你突然注意到了七海建人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不安地说,“我做错了什么吗?”笑死,没想到你和屠苏酒认错的语气能对另一个人说。

七海建人摇摇头:“不,只是想问两位是否想去咒术高专罢了。那是一所培养咒术师的学校。”

“……?可是伊不是……”

哦豁,完了。

吉野顺平投过来的眼神让你莫名心虚,摸摸自己的良心,嗯,还好,没被阿喻偷走。

“我当然要去。”你低下头搅搅咖啡,因为爷要达成he结局才能回去,拒绝就是傻瓜。

顺平也说他要去。

七海建人点点头,“那就明天带你们去高专吧。”

“等等、七海海。”你举起一只手,“提问!能不能后天再说呢?我工资是明天晚上发。”

“伊还打工吗?”虎杖悠仁哇了一声。

你点点头,“生活所迫。”

笑死,不打工你在这个世界连吃的都没有。


“好,那就说定了,后天早上七点在这里集合。”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5)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昨天考试废了所以没有更新

但是今天长了很多(诚恳


——只是分割线——

很意外,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相处的很好。

你靠着树,懒懒地看着两个少年聊电影。

[宿主,抬头看。]平时说话都会冒小花花的系统居然用平静的语气说话,你还没悟到,[本世界最强反派出现了。]

你抬头,正好和天桥上带兜帽的男人对视。

你眯了眯眼,比了个口型,‘你好啊。’

心中却很慌地盘问系统:“你怎么都没说这世界还有反派的?我以为就是单纯的热血漫!让主角成长之类的……”

?等等,不对,主角成长不就需要反派吗??你脑子长哪去了!

屠苏酒直接嫌弃你不是他徒儿。

[哎哎哎?!我没跟您说吗?——算了,不说也没事,宿主你看,那个反派很可恶的……但是,宿主!!别出手!——]

“啧,真是不爽啊。”你把刚掏出来的阿符专用枪放回去,“为什么?这种东西,直接轰了就能放我走吧。”

[……但是,但是宿主你的目标是,集齐全部食魂,并且达成he结局啊,这时候如果贸然攻击……]

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很奇异地停顿了一下,[总之,宿主啊,以后遇到他再出手吧——☆]

“好吧好吧。”

“——哎?奇怪,顺平?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是你朋友吗?”一个年轻女子打断了你和系统的交流,你侧着头看过去,这是顺平妈妈?

二人的交流更是让你确定了,这就是他老妈。

“——对了对了!”吉野顺平几步跑上台阶指着你,“妈妈,这是我刚刚认的……呃,朋友,你可以喊她伊,很厉害的哦!”

你狂向吉野顺平使眼色,才让他没能说出老师这个词。

你冲吉野凪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说:“由于目前在离家出走,所以借宿了顺平家。阿姨不要嫌弃我啊。”

“哪有,”吉野凪倒是很爽快地拍了拍你的肩,“那就走吧,虎杖同学和伊同学!”


有咒灵。

躺在沙发上的你蓦然睁开眼睛。

做起来的时候吉野凪正拿着一根手指仔细端详,身后站着一只笑的很恶心的咒灵。

……口区。

你想也没想一发开水烫头浇过去:“且在此,奉上我的微薄之力吧!”

那只咒灵身体晃了晃。倒在地上消失了,你匆匆从沙发上翻下来,从吉野凪那里把手指拿过来。

“哎,伊同学?”

“吉野夫人,”你把手指放在你的口袋,把手搭在吉野凪的肩膀上,一字一顿,“以后看到了类似于这样的东西,请你一定要联系我或者虎杖同学。”

吉野凪有点震惊:“这手指?”

“它……”你想了想它的样子,“它是一个泡了不知道几千年的凤爪,特别招妖怪,对您来说很危险。”

“好的。”吉野凪比了个ok,“绝对听话!”

你没手机,跑到卧室里喊吉野顺平起来,也不管啥诗礼银杏一直讲的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找手机,找到虎杖悠仁的联系方式拨通。

“虎杖同学吗?”对方拨通后你也没问是不是,“这里有根手指,招咒灵的那种,过来处理一下,我不是专业的。”

“两面宿傩的手指吗?”回应的是一个男人。你有些疑惑:“两面宿傩是谁?——啊不知道,但大概是吧,虎杖同学呢?”

“他在休息。”男人回答,“你们现在在哪?”

你报了名字,然后把睡意朦胧,刚刚坐起来揉眼睛的吉野顺平摁回去:“没事,你接着睡。”

吉野顺平:“?”

忙完这些已经快凌晨五点,名字叫七海建人的男人把宿傩的手指拿走了。

一晚上没吱声的系统突然冒泡:[宿主宿主——那只特级咒灵出现了!似乎要去最近的学校。☆今天也要努力哦~]

你脸色一变,面前的七海建人便看了你一眼。

“……啧。”你无奈地挠头,“七海先生愿意跟我去附近的高中吗。有一只蓝发的咒灵放了帐。”


你跑步比虎杖悠仁慢的多,你到的时候虎杖悠仁正在一拳一拳猛锤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家伙,这什么玩意儿?

围观的系统:[这里领域啦宿主……]

原来如此!是领域啊——

“那是啥?”

[……]系统用最快的速度给你科普了领域顺便讲了讲真人的术式,奇妙的知识增加了!

你看了眼战局,似乎现在是咒术师这边站上风。

跟灵魂有关……

“就用这朵花来祭奠你吧。”

跟战场截然不同的柔和话语响了起来,你缓缓地走过去,粉色的眸子带着勾人的笑意。

被动可以用,大招也可以用,简直就是,雪霁羹快乐场!

真人被刚刚那一招打的措手不及,成长中的小咒灵待在原地愣着,趁热打铁——

“且在此,奉上我的微薄之力!”

一天只能用两次同一个御,你听系统给你念得真人血条,咬了咬牙。

他妈的,明明看起来被打的半死不活,为什么开水烫头下去还有五万多血?!跟银玉满堂一样难搞!

“这便是‘彗星袭月’!”


逃不掉。

真人被突然加入战局的少女的术式攻击到的时候,心中想到。

灵魂,被少女的术式接触到了灵魂。

不知道为什么,真人感觉自己的灵魂变得不太一样了,可又说不上来——有趣,真是有趣……!

真人看着少女,怪笑起来。

那就,陪她玩玩吧。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3)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可以把想看的食魂评论给我!


——这里是分割线——

这个逼,跑的蛮快。

你冲出电影院一抬头,空荡荡的街道。

你想骂脏话,但是从小被一群谦谦君子养着长大的你只要有人在就会很有素质,只好愤恨地锤了锤树。

树:?

“算了……!系统你帮我留意着,这只咒灵离我近的话就立刻通知我。”

你转身向电影院走去,那部电影还不错,接着看吧,票买都买了。

但是你走到前台的位置,一个男孩匆匆出来了,拦住了你。

他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左眼,看上去有点紧张,对你说道:“那个……你是杀了那个人吗?”


面前和吉野顺平差不多大的女孩黑头发刚刚过肩,一双湛蓝的眼睛澄澈无比。

看上去根本不像刚杀了人的样子。

令他惊讶的是,女孩居然回答了:“没有哦,给它跑了。”

“……另外,它不是人呢,你也看得见吗?”

看得见?

看得见什么……

接下来女孩叙述的东西,简直颠覆顺平三观。

咒灵,咒术师。

刚刚那个是咒灵,面前这个是咒术师,咒术师的工作就是除掉咒灵。

吉野顺平有些好奇:“那您是几级的咒术师呢?”

“年龄差不多,不用敬语。”女孩把匕首收了起来,“我吗……准一级吧。”当然是编的啦。

好厉害。

吉野顺平的右眼瞬间亮了起来。

“嗯,你也有咒力哎……?”女孩上下看了看他,评价道,“还不错。”

“如果在学校会被人欺负的话,要不要和我学体术?”女孩扫过顺平长袖也盖不住的红痕,“我个人主张以暴力对抗暴力哦?”

空桑的某些人,教过你受了委屈一定要回报回去。


男孩答应了。

你高高兴兴地表示自己无家可归,他马上会意:“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家来吧?”

“好耶——”你兴致冲冲地跟在顺平身后,顺便弄死了几只街上的咒灵,加在一起可以抽两次。

嗯……那就抽抽看吧!

你默默在心中念叨:“群攻群攻群攻……”

系统偏不,它给你了一个雪霁羹。

“……”

我这是非呢,还是不非?

算了,再来。

系统:[恭喜宿主抽到虾饺~☆]

奶妈?奶妈好啊!

你支棱起来了,爷有奶妈了!

Ohhhhh!

脑内自娱自乐的你,没有注意到自己和一个干练的金发男擦肩而过时,对方投过来的狐疑眼神。


“对了,您……你叫什么名字?”到了顺平的家了对方才想起来问你的名字,在你的瞪视下乖乖地改口不用敬语。

“啊,我吗。”你想了想,“……算了,叫我伊吧。”

“……中间您是不是略过了什么东西啊……”

“没有,哈哈哈哈哈哈”你笑着说,“全名有点荒唐。”

其实不是。

只是想用这个名字,来警示你自己——

你要回空桑。

一定要回。

因为他们喊的不是食魂们翻遍古今词典,各种古文名著才取出的名字,而是一个单单的“伊”。

穿越到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2)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看的食魂,反正我把喜欢的都写了x


——这里是分割线——

“啧。”

这次的咒灵比以往的都强。

你站在五只一级咒灵前,有点不爽地敲系统:“虽然是越强越好,但是我群攻能用的就两个个,还都不是御,你是不想宿主我活了?”

就用刚刚一发出的符离集烧鸡吧……

[对不起www……宿主你自己刚刚抱怨一级咒灵多来点的……所以也不算系统的错~☆]

“……”

你还没来得及发牢骚,面前的咒灵已经动了,顶着丑陋的面孔向你攻来。

你在从背后抽出枪的同时后退了几步,变成红色的双眸带着不屑,把枪架上肩膀的时候懒散地开口。

“既然是大闹,那就来它个几十发礼炮!”

[全灭,恭喜宿主获得360金玉——!]

站在楼外的银发男人停住本要上去救援的步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

抢任务吗?有点意思~

你扫了一眼周围没啥人,就蹲下来快乐地说道:“哎嘿,来!抽!”

两发给我来个群攻御吧呜呜呜。

系统却犹豫了一下,说道:[宿主你确定吗?]

“?什么。”

[呃,呃……就是我刚刚又检测到距离这里不近又有几只一级咒灵呢~宿主要不要先去灭了它们?]

“?”你缓缓敲出一个问号,系统在抽卡的时候也蛮兴奋的,不会像这样借口让你干别的,除非是……

周围有人。

但似乎把气息藏匿了起来,不然你不会看不见。

你又无奈地“啧”了一声,“在哪儿?”

那个人似乎没再跟着你,因为又打完一波咒灵后系统就恢复了正常。


早上是被系统冒着小花花的电子音轰醒的。

[宿主~今天可以接到主线剧情哦——☆宿主多多努力~!顺便提示一下,在电影院哦~!]

你消极怠工,起来就开始找咒灵砍。

“刚好可以十连了。”你去菜市场买完菜回家,边走边嘀嘀咕咕着下次希望抽到的食魂。

[宿主这次又是买的做锅包肉的材料哎——]

你迈着步子慢慢吞吞地走,塑料袋里的菜一晃一晃,“对,这次做的菜还是锅包肉。”

[哦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偏爱吧~☆]

你耸了耸肩,“不是偏爱,只是因为他在会让我安心——鹄羹也是。但是鹄羹,做起来不太好,所以就选锅包肉了。”

突然你的步子停住了,系统也没有回应你。

“那只咒灵,怎么进了电影院……?”

“真麻烦……”

你本来打算回家的脚步打了个转,走进了电影院。

咒灵进去的地方,一共有四个普通人。

你在后排看起来正常点的男生旁边几个位置坐下,看着那只咒灵的一举一动。

然而那三个高中生的吵闹让你无法思考等会该用什么食魂。

“系统,抽卡。”

松鼠鳜鱼、鹄羹还有羊肉泡馍,剩下的都是你抽到过的冰糖葫芦之类。

抽完卡你就看见那只咒灵抬起了手。

你想也没想直接选了松鼠鳜鱼,把匕首抵在了咒灵的脖子上。

“今日想要谁的项上人头?”

然后你就听见那只咒灵发出了类似于嗤笑的声音,手向你伸了过来。

你莫名其妙地眼皮直跳,直觉觉得它碰到了自己就完了。

手是术式的发动条件?

“啧。”

“不会让你们伤少主一根寒毛!”

你给自己套了个金身,无所畏惧地看着他。

那只咒灵转过头来看着你,要笑不笑地看着你。

“这便是‘彗星袭月’!”


吉野顺平觉得自己要完。

他从刚刚开始就注意到了自己这一排的少女和前面那个蓝头发的人的不对劲,那个少女拿着匕首还在蓝发男耳边低语,像是在威胁。

突然,少女说了一句什么,匕首猛得将蓝发男的胳膊切割开来。血狰狞地从肩膀爆出,溅得到处都是,甚至前几排的高中生都沾上了一点,奇怪的是他们毫无反应,依然聊着天。

……不是,匕首能这么猛吗,整个胳膊都掉了啊?!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1)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第一次写乙女初尝试。文笔不好致歉。


——这里是分割线——

“少主,路上注意安全。”

又一段寻找食魂的旅途即将开始,鹄羹把叮嘱的话语说了一遍又一遍,看着你和锅包肉一起踏入了万象阵。

你一颔首,在万象阵的光晕照映下冲鹄羹微微一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然而你没有想到,你的非酋体质,完全就是一个乌、鸦、嘴。


万象阵似乎坏了。

你躺在草坪上睁开眼的时候这么想道,左看右看没看见锅包肉,你有点迷惑的直起身,然后就看见一群长得很颜艺的……食魇?

不会吧,不会吧?锅包肉都不见了我怎么打怪?等等,数量这么多是认真的吗?!

你心中吐槽道,然后手中突然一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弓,另一只手还拿着酒瓶。

“这不是……

你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你抛出酒瓶,同时把箭射出,不由自主的开口,带了些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可是我拿来喝的酒,您打算怎么补偿我?”

烟花般的火光在草坪上炸开,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那群食魇全部死了。你看了看附近空无一人,心虚地吐吐舌。

“这是郭大爷的能力??到底发生甚么事了……”

然后一个电子音就在你脑中响起。

[宿主您好,我是您的系统~☆]

“……什么东西啊?!”

你吓了一跳,险些把弓都抛出去。

那系统跟你叨叨了一个早上有关这个世界的事情,你也明白了——

“随机挑到的我,结果就刚好选到食神之子。”你有些无语,蹲坐在草坪上,“你们咋就这么能呢?”

[真的是随机的~]系统也无奈,[总之,祝您旅途愉快——哦对了您的术式是各位食魂们的大招,不能召唤食魂,不过也有一定的可能性能召唤成功。]

“……这话什么意思?”

[做菜可以召唤食魂,但是概率很小,大约是0.01%的样子……]

“好的,非酋直接,再见了你嘞。”

[另外杀死咒灵可以得到金玉,1800金玉可以十连一次,保底御大招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我现在有多少金玉。”

[一共200金玉哦~~]

“哦,”你思考了一会说道,“那先抽一次吧,万一一发入魂呢。”

事实证明你没那体质。

180金玉出了一个蟹黄汤包,你看见不是紫光的时候都直接萎了。

“……害算了算了!汤包好啊!我最爱汤包了。”

你习惯性地笑了起来,却发现没有人回应你了。

你愣愣地垂下手。

对哦,这是一个新世界。


一整天你都在打咒灵中度过,魂力虽然转换成咒力后比一般咒术师多一点,但还是有点累。

你一屁股坐在刚刚杀完咒灵的楼梯旁兴奋地搓搓手,跟系统说,“来,抽卡!”

你的面前出现一个万象阵,你抬手画了很久,然后在“鲁”停了下来。

“最好是八仙……可别来个奶妈啊……新手用奶妈老难过了……”你盯着万象阵碎碎念。

——紫光。

你大呼一声,“好耶!”

看见是熟悉的那张脸的时候,你蹦了起来:“呜呜呜呜师兄!——”

然后一脸冷漠地看后面的抽卡。

自八仙后,出了饺子×2、蟹黄汤包×1、子推燕×1、冰糖葫芦×2,腊八粥×3,和一个汤圆。

“还好还好。”你说道,“燕燕的话,打不过的时候可以金身,还不错。”

你一直都是乐天派,很喜欢安慰自己。

虽然这不是安慰,燕燕确实有那个作用啊,你这么快乐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