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空 桑 食 魂 轰 炸 咒 术 高 专(上)

答应了的番外!

本章有女主名字出现🙏


——

你死也想不到,你跟在五条悟旁边,会遇到葱烧海参。

你当时站在五条悟旁边,眼睛死死盯着对面走过来的人,人当时都傻了。

?……哎我是不是应该跑。不对啊,不是时空不同吗。!

[因为宿主你已经把所有的剧情打完了,所以两个世界融合了哟~]

“哦,那没事了。”

……

有事好吗!!

五条悟没有注意到你突然的僵立,他也看见了葱烧海参,冲走过来的他打了个招呼:“这不是聪少?”

你狂在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然并卵。

葱烧海参没有搭理主动搭话的五条悟,直愣愣地向你走过来。

他还是穿着那一身极奢侈、看起来就很贵重的大衣,向你缓步走来。

你被这一幕带的眼眶有点湿润,用手背擦了擦。

葱烧海参走过来看了看你,调笑道:“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还哭了?”

“。”

“葱烧海参——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发觉他脸色阴沉,于是认认真真地“哭”起来。

葱烧海参脸色缓了缓,“好吧,你怎么在日本?”

“……万象阵不是坏了吗……然后我发现我召唤不出来,就只好……”你悄悄瞥了一眼五条悟。

葱烧海参好像懂了,微微点了点头,“知道了。”

……

然后就走了。

????????你不应该把我带走吗?!


“各位,经过空桑每个人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找到了少主。”德州扒鸡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看起来有点纠结。

“据我看来,是那所学校,私自……扣留了少主两个月零二十四天十八小时。”

“……因为从这张照片来看,少主过得并不好。”

那张照片是你刚杀完一只特级,身上满是血的艺术照。

德州扒鸡的话让空桑众人反应各样,有拿着扇子边敲手心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有抱着枕头嘟嘟囔囔说要去救少主的,有直接哇哇大哭被长者安慰的。

锅包肉抿了口茶:“据我看来,还是直接发动攻击比较好。——毕竟这个高专的学校,夺走我们的少主这么久……还是得让他们吃吃苦头的。”

“如果发动攻击,会波及到少主吗?”

“不会。少主住的地方在学校后头的宿舍楼……”

“好!那就打吧!打他个落花流水!!!”

“飞龙汤请不要站起来,你吓到臭鳜鱼了。据我们的情报所知,这个高专有两个实力较高的人,……所以可能有些难度。”

“分别是这两人。”德州扒鸡指了指摆在桌上的另外两张照片,“不过,黑发的那位先生似乎在国外,……白发的那位神龙不见首尾,几乎没有踪迹。”

“少主姐姐是在被他们监视吗?”

“似乎并不是……少主在昨天还出门逛街了——”

叩门声打断了德州扒鸡的话,他停下来,看向门口:“请进。”

来人是刚说有一笔大生意要谈、昨天早晨刚飞日本的葱烧海参。他似乎有些疲惫:“她在咒术高专。”

德州扒鸡一愣。“你见到少主了?”

“没有。”葱烧海参说,“见到了一个白毛。”

“是这位吗?”东璧龙珠拿起照片递给葱烧海参。

“?你怎么有照片……是的。……这是她的老师。”

老师?

在场的诗礼银杏等人同时皱起眉。

“我觉得,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葱烧海参坦然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他的钱财和我的比还是我的多。”

谁关心这个啊?!


这个会议讨论了大约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要袭击咒术高专。

咒术高专如果收留了少主,不可能不会借少主手机打电话回管理司。而这几个月来,一丝音讯都没有过。

这说明什么?


“准备完毕。”

德州扒鸡蹲在咒术高专的大门旁,对着对讲机道。“离行动开始还有3.56秒。”

“佛跳墙负责的小队、锅包肉负责的小队,开始行动。”

一声在清晨中足以成为当地新闻的爆炸声响起,德州扒鸡扶额叹了口气,扬了扬手,领着空桑警卫队几人走进了咒术高专。

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到一个白发男人的出现。

德州扒鸡眼神认真,手搭在腰间的枪上:“全队警戒。”

别的小队也到了操场,锅包肉拎着酒瓶子,笑眯眯地看着五条悟:“请问,您认识一个叫伊澄的小姑娘么?”

“哦?不认识。”五条悟说道,“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顺带说一句,教学楼的赔偿损失得你们来付。”

“这样啊……”锅包肉拿起了酒瓶子。

五条悟一愣,这种作战方式……

……他似乎在伊身上见到过。

他抬抬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就看见一旁的教学楼的二楼,你正在往下跳。


你的一天,在一声足以把你耳朵震聋的爆破声音中醒来。

你看着没了半个的房间、甚至还可以看见半个天空的屋顶,镇定地想:我还在做梦。

你重新躺回去,又再次睁眼醒来。

看见的还是半个蓝天、半个屋顶的房间。

你沉默了一会,下床穿鞋哒哒哒地跑到刚刚轰出的洞,眯起眼睛看了看宿舍楼下面。

这群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

哦,是空桑食魂啊,那没事了。

????

你“嘶”了一声,刚想穿过房间走门下去,却看见锅包肉拿着酒瓶子,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五条悟说了句什么。

五条悟抬起手,似乎想用术式。

……

你利索地从被炸开的墙缺口上跃了下去。

我很勇的。

落到半空中你就被人打横抱住,悠悠落到地下。

“小友过了两个月,还是这么大胆啊。”熟悉的少年音在你耳边响起,你侧头看过去,太白鸭正低头笑着看你。

你笑着道:“因为太白一定会接住我啊。”

“在少主叙旧前,可否先说一下情况?”锅包肉拿着弓走了过来。

五条悟仍然懒散的站姿几不可见地直了几分,他凝眉重新看向锅包肉手中的酒瓶子和弓。

他这个学生真的隐瞒了很多啊。刚刚那些……如同咒灵般的人,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都曾经在伊身上见识过呢。

难道这些都是她召唤出来的式神?

评论(43)

热度(649)

  1. 共7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