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8)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欧欧西预警


——我是分割线——

“合格。”

夜蛾正道看了看满地被打碎的咒骸,满脸黑线。

注意到他视线的你举起手:“不会要赔吧?!校长,我没有钱啊——”

“明明前天才说了昨天发工资吧。”吉野顺平吐槽道。

“什么啊——我可没说过!”你用手在身前比了个叉。

“不需要赔哦,毕竟校长这一类的东西很多啦。”五条悟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带着你转身向门口走去。

“?为什么不能看顺平考试??”明明刚刚他也看了我考试啊!

“啊——是另一个考核哦?”五条悟思考了一下,说道。“顺平才刚刚有咒力不久呢,就不测了。”

我也刚刚才拥有这种能力啊!在这之前我只是一个柔弱的空桑少主罢了!!

你不知该如何吐槽自己这位新老师,干脆一言不发,他领着你去见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是“辅佐监督”,五条悟这么说。


考核的地方居然是学校?

……既然这样的话,在高专就行了啊?

五条悟像是看穿了你的想法,笑眯眯地说:“伊同学这么想可就错了呢,高专里面可是没有一只咒灵的啊。”

“哦……我们要做什么?”

“做你的使命?”五条悟开玩笑一般说道。

你没回答他,凭你的直觉,你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但是你拿不出证据。

今天是周末,学校里没有人。你被五条悟拉着到了操场,那里有好几只咒灵,目测基本都是二级以上。

“处理咒灵什么的,真是烦死了……”你吐槽到,身子却已经站到了一只黏糊糊类似于史莱姆的咒灵前,拔出了鱼肠剑。


五条悟看着操场中央,正在和咒灵战斗的少女。

她身手矫健,招式干净利落,似乎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人身上,估计招招都是致命伤。

看起来就是那天那个女孩子啊,抢他任务那个。

五条悟想了想刚刚现在夜蛾正道面前不亢不卑的女孩,微微勾起了唇。

“还不错呢。”

“谢谢夸奖。”你侧着身在衣服上擦了擦鱼肠剑沾到的残秽,慢吞吞地走回来,“那么老师,我通过了吗?”

“当然啦,”五条悟笑着说,“那么,老师现在要去买甜品庆祝一下伊的入学!”

“?”

“那,吉野顺平呢?”

“哦,也要庆祝的嘛。”五条悟摸了摸你的脸,“对了——回去如果顺平通过了的话,应该会给你们介绍一年级的同学和二年级的前辈。对了,不要在一年级的同学面前说悠仁还活着哦。”

“哦,好。”你被摸脸了也没在意,“五条老师想吃什么?”

不,等等,悠仁……?

“哎?难道是伊请我吗?——可是刚刚才说过没钱的吧?”五条悟带着你往回走,说道。

“虎杖悠仁死了???”慢半拍的你才说道。

“没有啊,是假死哦。”

“那没事了。”你摸了摸小心肝,“话要说清楚啊,五条老师。”

“是、是。”五条悟笑容满面,但是你觉得他应该不会听你的话,“所以伊同学,真的有钱?”

“……你怎么跟那帮追债的一样。当然没有啊,只是因为客气才问的。”

系统说这里赚的钱,也可以转换成金玉和贝币,所以你的工资都剩下一部分给自己用,大部分都托系统给了空桑。

你还欠着九重天的债呢……


“伏黑惠。”

是一个海胆头哎。

“钉崎野蔷薇。——终于有女孩子了!同级生啊!太不容易了。”粟色头发的女孩贴过来搂住你,你也回抱住她:“我单字一个伊。”你笑着说道,“是一个很穷的人。真的很穷。”你反复强调,同时还不忘看一眼五条悟。

“啊,为什么看我呢?老师可是什么也没干~”

钉崎像是知道了什么般瞪了一眼五条悟,转头对你说:“这个无良教师,一定对你做了什么吧!放心,我们一起排斥他,然后搞恶作剧整他!”

这句话被野蔷薇说的大义凛然,你竟然不知该回应什么。

“密谋就别这么大声了啊……”伏黑惠吐槽道。

“话说,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你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说道。

“提神醒脑?伊同学昨晚一定熬夜了吧。”五条悟说道,“今天你们还是和二年级一起上体术课哦?”

钉崎野蔷薇肉眼可见地暴躁起来。

具体表现为在你耳边碎碎念骂着五条悟。

你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别太生气啦。”

“可是……体术课真的不是人上的啊!”野蔷薇的话都带着怨念,看起来真的很排斥呢。

你想了想你从记事开始就被人吊在悬崖上的事情,还是觉得不要开口比较好。

评论(11)

热度(301)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