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7)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这一章是夜蛾校长和女主的对话(你懂吧)


——我是分割线——

“大家……早上好啊……”你顶着大黑眼圈向已经到齐的几个人打招呼。

奇怪,虎杖不在?……这个白毛又是谁。

[宿主!这是主要人物之一哦~]

“哦……”你没精神地应了一句。

白毛先是看了看你,又看了看顺平:“这就是我的两位新学生吗?七海海。啊~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和一个小哥呢!”

为什么我加了形容词?

你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发言很奇怪的家伙,……话说这又是什么打扮?羽毛球竟在我身边。

你有些为自己以后的生涯而担忧。


虽然但是,为什么一个壮汉在做可爱的玩偶啊?可恶,想起小松鼠了!

“这是校长夜蛾正道。”五条悟笑嘻嘻地说道。

你还没来得及问号,大叔就开口了。

“为什么?”明显是对着你说的,“来咒术高专。”

“?”

你有点迷惑,看了看五条悟。

他似乎冲你笑了笑,你又把视线转了回去。

说真话,还是假话呢。

你想了想,试探性地开口。

“为了成长,然后能够杀更多的咒灵。”

“再以后呢?”

“再以后……”你垂眼摸了摸别在腰间的鱼肠剑。“找人。一些很重要的家人。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不管他们在哪里。”

夜蛾正道看了你一会,“所以,你做咒术师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可以帮助自己找人吗?”

这大叔,怎么这么难缠。

“不。”你摇头,“在找人的同时我也会杀死咒灵……这是我的义务和使命。从出生起,我就开始这么做……”你想起了食魇,那些食物残渣、不被人重视,而产生的食魇。

“也就是说,你因为使命和义务,才与咒灵对抗的吗。”

你隐隐约约感觉不太妙。


喂、这不对吧!为什么玩偶会攻击人啊?!

看我蛇皮走位!

你往左闪开几步,躲开了咒骸的攻击。

鱼肠剑拔出,一招彗星袭月,把那只绿油油的咒骸劈成两半。

“?有点弱啊。”你收刀入鞘,“但是为什么要攻击我?”

“在没有听见我想要的答案之前,咒骸都会一直攻击你。”夜蛾正道说道,因为那只咒骸的死而嘴角微微抽搐。

几只咒骸一拥而上,那怕你有群攻技能也有些目不暇接。你听到夜蛾正道说道:“你如果被诅咒杀死,你会怎么样?把责任丢给同伴、还是给予了你这个义务的人?”

“……不。”你第二次说不了。你把酒瓶子丢开,“这个义务是我给予我自己的。所以,责任也是我自己来承担。”

“……我的家人曾经说过,我是一个长不大的人。但是我虽然长不大,但并不意味着——我不负责任。”

你闭了闭眼,“另外,死亡?这东西,我可从来没有怕过啊。毕竟,我就算死了,你们也可以把我放到冰棺里封几天,大约两天后,我就会复活啦!——当然是开玩笑。”

“不过你们要是真心不想收我的话,我还是会走的。”你干净利落地把鱼肠收入鞘,“毕竟,天下之大,没有容不下人的地方。”

评论(11)

热度(31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