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看置顶。谨慎关注!

啊这,太多了

幻花—论一瓶水带来的误会

鸽子精探头,又咕了两个月

脑洞嫖了亲友的,因为懒得想(什)


学校里喜欢花少北的很多,毕竟校草,但是大多都是他的妈妈粉,也知道他内向腼腆的性格,但是——

花少北拿着那瓶水,有点不知所措。

太难顶了兄弟,太尬了。

……接受不了的。

怎么说呢,

这天下午花少北的班有一节体育,被最近猛追花少北的一个学妹打听到了——于是她买了一瓶冰水给花少北。

这虽然看起来没啥,

但是,她把水递给花少北时旁边站着某幻。

暗恋对象就站在旁边,收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收下不知道某幻会怎么样看他,不收佛了女孩子面子。

但是那女生似乎明白他的尴尬,直接把水塞进了他的手中,成功化解了花少北的尴尬境界——化解个屁。

他捂住了脸,却见斜里伸来一只手。那只手精准地伸进花少北怀里,把冰水拿走。花少北抬起头,看见某幻拧开瓶盖,冲花少北笑了笑。

“北子哥,我渴了,不会不给兄弟喝吧。”

明明是疑问句,但这语气像是他在说陈述句——而他本人的脸色却黑的不行,不知谁惹了他。

花少北把捂着半边脸的手放下来,冲某幻笑笑,道:“送你了,怎么喝都行。”

“……好。”某幻转身就走。

某幻拎着水来到学校的小阳台。

接着他拧开了瓶盖——决绝地把水尽数倒入水槽中。

他甩了甩手,一扬手把水瓶扔入垃圾桶。

一转身,看见了来阳台准备洗手的花少北。

花少北怔怔地看着他,不知做何表情,好一会才低了头,轻轻笑了笑。

“……某幻你个崽种喜欢那个女生啊。

喜欢她直说啊,兄弟不至于和你抢的。加油。”

他咽下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坦白,绕开某幻,拧开水龙头。

难怪。

难怪。

难怪某幻看到那女生给他送水,脸色那么差。

难怪某幻从来绝口不提自己喜欢的人。

……难怪。

某幻闭了闭眼。“不是,真不是,北子哥。”

花少北洗完手,拧上水龙头,随手抽了张纸巾斯理地擦了擦手和眼睛。

他擦完后冲某幻笑着说,

“我懂,我懂的,某幻。”

“谁还没个暗恋呢。”

——只是我的暗恋啊,

还没告白就结束了。

某幻很苦恼。

花少北不肯听他解释,也甚至不再和他讲话——那怕他们是同桌。

花少北很苦恼。

某幻不肯听他的去追女生,非要在他耳边叨逼叨,害得他每节课间都溜到kb班里与kb和lex唠嗑。

课上,趴着听课的花少北突然感觉腿上多了只手,往他抽屉塞了什么东西。

……他缓缓低头。

一张纸条。

——北子哥,我真不喜欢那女生,真的别误会,不然真的顶不住的。

他想了想,回复他。

——那你喜欢谁?

——你啊。

花少北的题解到一半,看到纸条,手猛的一抖。

——……真的假的。没骗我吗?

他撑住头,不去看某幻。但是旁边的那位十四岁小伙子低低的笑出了声,引得花少北只好瞪着他。“笑你妈呢,”他低声道,“真的假的。”

“真的,北子哥。”某幻笑着握住花少北的左手。

“骗你的话……就拿一生来抵债吧。”


幻花—确实

我来了,带着垃圾文笔来了(不是


门铃叮咚一声响起,花少北准时踏入面包店。他很快地抬眸扫了一眼柜台前的男人,又垂下眼帘。

"和昨天一样吗?”“嗯。”简单的两句对话后,花少北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下,拿出了手机。

很快,还冒着些许热气的夹心面包就被店长拿着托盘送了过来。在撤回手时,店长的手像是不禁意间蹭到了花少北的手背,很快地离开了。感觉到触碰的花少北迅速地缩了一下手,白皙的手背缩到长袖里,只露出一点点冻红的指尖。

店长转身向柜台走去,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带了些笑意:”对不起嗷,早些时候空调坏了,暂时忍受一下。”

花少北嗯了一声,垂着眼帘一副 岁月静好的样子,然而刚起床的kb收到了他的这么一条信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b:???

某幻第三次往坐在面包店中的唯一一个人望过去,那个左眼底下有花瓣胎记的青年依然是那个冷淡的样子。

唉。某幻默默叹了口气。一见钟情的人,自己几个星期前信誓旦旦地说要追他,结果呢?现在连对方名字,性取向都不知道。

哦不对,他姓花。

。。。那也无补于事啊透!

小马悲伤到在心中祖安起来,他再次向花少北看过去的时候,对方垂着眼帘笑了起来,虽然笑得有点傻,但是还是很好看。某幻看的愣了一会,意识到什么才惊醒过来,猛拍大腿。

这不对。太不对了!

花少北只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冲他笑了一下,之后快一个月的来他们店里,就没看到他笑过!

然而某幻不知道那只是花少北在适当的时间自闭了而已。

不会吧不会吧,他,某幻,在第一次暗恋的时候还没开始追人家,就要结束了吗?!

花少北在吃完他的早饭后站起身,走向门口,在门口转身道:“你们这里可以订,”他挠了挠头,“生日蛋糕么?"

”啊?可以啊。“店长在他问了这个问题之后笑了笑,问了一下事项后说道,“写一下联系方式。”

不愧是我,就这,kb,就这!害说爷连联系方式都要不到!这不就有手,阿不,有嘴就行!花少北得意地推开门,脸上的表情已经飘到极致。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他叫某幻啊,花少北诺有所思,害挺好听的。

花少北把某幻的电话存进通讯录,结果手一滑,直接打了过去。

某幻一秒接通:”喂?“

花少北呆滞。他愣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垂在办公桌旁的手指动了动:”啊,我······存了下你电话来着。就,打打看。我······怕到时看到陌生电话挂掉你知道吧。“

帝中帝暗暗在心中啧了一声,却听见电话对面传来一声轻笑。花少北这个声控被对方刺激得耳尖发红,匆匆挂了电话后捂了捂脸,坐到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一忙起来就常常忘了时间,直到胃部开始隐隐作痛时他才反应过来,是时候应该吃饭,不,吃药了。花少北捂着胃,翻箱倒柜了片刻后才:他的药都恰完了。

"我操,这我不能接受的——”他哀嚎了一声,掏出手机下意识按向了最近通话。

对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花少北楞了一下。这声音······某幻???

打的这个电话不是kb的??

花大傻子在脑中回放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想起来早上的事情之后又哀嚎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老是想要我在暗恋对象面前出丑!他又想起了某些人的可恶恶,无语地用手抹了把脸,坐下来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水,才假装冷静地对电话那头说:“那个,不好意思啊······”

一个画外音插进来,“哟,咱们花老师又给人打电话买胃药了啊?“

”······“花少北对不知何时走到身边的kb比了个口型,‘崽种’,才低声对某幻道,“对不起袄,我打错电话了······”

“······啊。“某幻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就在药店门口····· 你要什么?胃药·····?“

花少北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一个甜品店老板不好好上班跑去药店干什么,他回答道:”啊,对。你帮我买吧,谢谢了。买完之后送到我公司来袄,就你家店对面那个,我现在下去等你。“

使唤和退却如此明显,某幻站在柜台前好一会,攥紧了手机,几乎有些发白的手指体现出了他心情的差。他推开了门往外走,却依然胡思乱想。

他果然不喜欢我。

肯定不喜欢我。

也是,就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世界上哪有一见钟情呢,现在连那个人的

取向都不知道。

小马自暴自弃地买完药,向对面那个商业大楼走过去。远远地,便看见了花少北,他站在大风中,戴着红色围巾,很是显眼。某幻快了几步跑过去,把胃药递给他,一句话脱口而出:”北子哥记得吃饭啊,这都整出病了,难顶。“

”确实。“花少北接过塑料袋,笑了起来。

 笑是有传染力的,某幻跟着花少北笑起来后想,这确实。

确实。世界上确实有双向暗恋。某幻在一个月后的某天有了男朋友,很愉悦的想。

这确实。


——

真的草了,我才发现电脑端的草稿箱和手机不是一起的,整得我今天才码完字

所以观众姥爷们留个评论吧,拜托了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Q:《猫武士》专场!最喜欢哪只猫?

我操——

三年猫武粉狂喜

松鸦羽,!!!永远滴神——

幻花—爬山

本来打算国庆整得但是咕了()

刚刚手滑没写完发出来了()

——

1

某幻老早就期待国庆了。

那天他昂着头坐在椅子上,花少北瘫在他的床上玩手机,突然坐起来道:“某幻,去爬山不?”

“啊??”某幻转过头,以为花少北在跟他玩梗,就说道。

“我给你拍照?”

“……”花少北脸黑了下来,哼了一声才说道。

“没说着玩,我是真的想出去。”

“锻炼身体嘛,毕竟我这个体质你知道吧。”

某幻笑了笑,椅子转了一圈面向花少北:“北子哥想爬什么山?”

“……就昆山吧?”花少北看了眼手机,“好像这个挺有名,哎呀,某幻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笑?”

某幻偷笑给发现了,但也没低头,站起身来向花少北蹭过去,把头放到了自家对象的颈窝。

花少北本来一直盯着手机看,某幻那样的动作让他往后倾了倾,手放到了某幻背上,也低了低头,下巴抵在某幻肩上。

“针不戳,在健身的花少北针不戳。”某幻闷闷地道,接着背上的手就猛地敲了一下他。

“爬,某幻,你给我爬!”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差点没把某幻震聋,好家伙,在一起快半年了还是没适应自家对象人间唢呐的称号。

“瓦被你给震聋了”某幻笑着把花少北的手机抽走,在他唇边烙下一个吻。“真的裂开。”

身下的人耳朵都染上了些许的浅红,那膝盖顶了顶某幻的腿:“某幻你起来……”

“好嘞北子哥”某幻麻溜的站起来,笑嘻嘻地说道:“那就定在3号昂。”

花少北嗯了一声,把脑袋拱到被子里。某幻轻轻地笑了一声,哎呀,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亲一下还害羞呢?

2

说是六点起来,但是生物钟不允许。两个懒蛋足足多睡了两个小时,才紧赶慢赶地爬了起来,赶向要爬的山。

才到半山腰,花少北就气喘吁吁了,某幻停下来,伸手扶了一下他:“小火鸡,这就坚持不住了?”花少北很难得地没有回嘴,只是红着小脸喘着粗气。某幻嘶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直视花少北。花少北但是没注意到某幻的不正常,搭着某幻手臂的手开始不自觉的抠了抠某幻,撒娇的语音软软的:“某幻——休息一下呗——”

“好”某幻听到这样的撒娇心都软了,拉着花少北坐下来,说道:“体力不戳的北子哥,都半山腰了,加油,兄弟!”

“……”

注意了几分钟,花少北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小姑娘——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直注视着他,还偷偷和同伴私语。不会吧不会吧,爬个山都可以遇到粉丝?

这时花少北才注意到自己刚刚被某幻扶了之后搭在他手臂上的手不知觉间已经于某幻十指相扣。我裂开了,如果真是粉丝捅到超话那应该会爆炸吧?哎,万一不是呢,现在小姑娘喜欢这样的多了去了,再不济过去解释下……花少北胡思乱想着,不自觉间松开了某幻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对面一直在和同伴说话还疯狂把眼睛往这边瞟的女孩子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

居然伸手抓住了她同伴的手,很霸道的十指相扣,举起来当着花少北的面晃了晃。

花少北:?

那个女孩子冲花少北笑了笑,然后道:“喜欢的人可得抓着袄,土子哥。”

一时间花少北竟不知如何反应。

不是——你们粉丝私底下都这么叫我的嘛?!土子哥??爷哪里土了,崽种!

可恶!这口气我可吞不下。花少北这么想着,坦坦荡荡地一偏头,亲了一口某幻的侧脸。

突然中奖的某幻:?

对面女孩子捂住了胸口,当场飙戏:“哦我的老天鹅啊看这一对cp他是多甜啊,梅林的胡子,幻花不是真的我就当场把这电脑屏幕给吃掉——”

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花少北:……

她同伴很无奈地冲花少北笑了笑,轻声道了声歉,把自己的同伴牵走了。

花少北低下头,过了一会才道。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

“知道。”某幻坐直了认真与花少北对视,明白今天要迎来的事情,终于来到了。

“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是定好向父母摊牌的日子。

花少北嗯了一声,默默地收紧了指头,缩成小小一个拳头。

“我昨天跟我妈说了这件事。”他有点紧张,低垂着脑袋看着地面,本来是花大喇叭的他今天出奇的声音小。

“我妈说,她不反对……来着。你呢。”

“我妈也是。”某幻伸手刮了刮鼻子,才傻傻地笑了起来:“靠。那我们岂不是天生一对。”他说完后伸手包裹住了花少北的小拳头,掌心扣着手背。

花少北也笑了起来,锤了某幻一拳,“崽种,就知道乱说——”他笑起来的样子仿佛眼里有光。

“不过说的挺对。”

他们一起走过春夏秋冬,在众目睽睽下私语,在视频中眼神交错,太阳见证瑰色表白,月亮见证暗处肌肤触碰,他们性格互补,星座合搭。

他们就是,天生一对。


——

来一个评论吧 呜呜

拜托了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幻花—党费(不会起名 呜呜)


   1

   欢天喜地高中。

   某幻转着笔抬眸看着讲台,新来的转学生有点畏手畏脚地站在班主任身后。

   转学生白皙的皮肤在他眼中有些刺眼,小马不禁啧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的手。

   “……这我接受不了的。”

   叫做花少北的转学生安排到他旁边坐着,某幻微微侧着头看过去正好看见花少北的手抓着书包,红绳儿衬得他的手格外的白,格外好看。

   花少北感受到他的视线,疑惑地偏头看了过来,说道:“你看啥呢?”

   某幻眨了眨眼,总不能说看你的手吧。

   于是他战术停顿了一下,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

   “你吃了吗?”


   2

   花少北被他逗笑了,挠了挠头,“妹吃呢。”

   某幻也笑:“开玩笑呢。”

   他想了想,添了一句:“我叫某幻。”

   下课铃响起,班主任出门的时候特意让花少北去办公室一趟,坐在后头的lex拍了拍某幻的肩,他回过头去。

   某幻迷惑的眼神成功让lex气笑了,道:“你想啥呢?说了半天交作业发什么呆?”

   某幻“噢”了一声,从抽屉拿出本子,道:“你觉得花少北这个人怎么样啊”

   Lex想了想,“还好吧,他长得挺好看的”

   某幻心中添上一句话

   不仅好看,还白


   3

   一段时间的接触,某幻发现花少北这个人

   怎么说呢,他是那种,特别的好人

   比方说,

   他可以在某幻放了他鸽子忘记告诉他的时候在那里等半天只给他一句崽种

   也可以在某幻惹他生气以后在某幻厚着脸皮蹭过去的时候哼哼着教他做题

   不过就是,某幻摸着有点疼的耳朵,偶尔会变成聋子。

   他若有所思,对花少北说道。

   “北子哥,作为你的同桌,我觉得我可能得常备助听器。”

   花少北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手伸过来要打他,嗓门大得贯彻整个班:“你个崽种!!!”


   4

   周末的时候五人要出去聚餐,美名其曰:“高考快了放松放松”。

   他们到了餐馆,中国boy提议:“哎,来点酒喝吧?”

   某幻酒量不太好,蹙了蹙眉:“算了吧”

   老番茄笑道:“就当是最后的放松”

   毕竟快高考了,这一群都是得上战场的人

   于是他们放飞了自我。

   中国boy醉醺醺地边摇花手边猩猩叫

   剩下几个也好不到哪去,几个醉鬼在路边打的回去

   住处唯一跟花少北顺路而且滴酒未沾的某幻扶好花少北,他凑到花少北耳边,道:“北子哥?花少北?”

   花少北蹙眉嘟囔了几句话,依稀听到是再来一杯。

   某幻盯着面前的醉鬼傻兮兮地笑,心想,花少北还是挺可爱的。

   某幻道:“花绕北啊,到你家小区了,你可以自己进去不?”

   花大傻子歪着头不解地看着他,某幻只觉心跳漏了一拍,咳了一声把头撇开道:“兄弟,不要搞歪头杀啊”

   然后某幻扶着花少北进了住处,正要离开的时候被花少北拽住了。

   “陪我”醉醺醺的人侧头看他,少年独有的软音让某幻停下脚步,“陪我睡呗”

   “……啊?”

   “不一起睡就不是兄弟!!!”花少北的声音突然放大,几乎被震聋的某幻只能妥协:“行行行北子哥你小点声”


   5

   第二周上学的时候老番茄发现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劲

   某幻上课的时候不会偏头偷偷看花少北,花少北也不会在英语课的时候问他问题

   在他问起什么的时候,他们却总是对视一眼,回答的很是默契:“什么都妹有。”

   Oh,我的ma呀,什么都没有,老番茄想道。

   那为什么花少北一看见某幻脸就红了?

   体育课自由活动,某幻和花少北单独在一块儿。

   某幻清了清嗓子,“那个,北子哥啊”

   “你也不用太困扰的,瓦当时脑子也不是很清醒,再说了只是睡了一张床而已,也没啥。”

   花少北的脸很可疑地红了,说道:“这样啊,我睡姿一直都不太好,对不起袄……”

   “嗯”

   “所以为啥我一起来就问我纸巾在哪?”

   “这个,北子哥,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


   6

   高考结束了。

   某幻每天也挎着个批脸思考他怎么向花少北表白

   某天他向老番茄求经的时候,他却挑着眉道:“你和北子哥,原来没在一起?”

   某幻沉默了,“这之前不是,要高考。”

   所以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两个在一起了?

   老番茄想了想“是这样,我当时是喝了点酒装醉才向老蕾表的白”

   某幻思考了一下,可以有,于是他今晚就试了试。


   7

   某幻整个人扑在花少北身上,一身酒味儿,他低头蹭到花少北颈窝,轻声说道:“花绕北。”

   花少北呼噜了一把小马的卷毛,“哎,在呢”

   “我喜欢你袄”

   花少北愣了愣,噢了一声,然后低头道:“嗯,爷也喜欢你”


——

第一次写真人cp,可能会ooc,给看到这的你一个亲亲

想要评论✨拜托啦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勿上升正主w

《套 娃》

置顶。

这里是临渊睆曦。

称呼各方面都没有问题,随意。


同人:究极杂食党,你可能前一脚看到我推荐blcp后一秒看到我推荐乙女向。

咒回已退坑,不再产相关(虽然只写过一点

偶尔产几篇同人,大概会是幻花相关。


喜欢(指谨慎关注,我会推荐这些相关,可以屏蔽我的推荐):阴阳怪气,鬼灭之刃、排球少年,凹凸世界,明日方舟,猫武士


雷:水产及nt


其它:低概率掉落原创,大概是1%


另外:看文还留评论的观众姥爷瓦永远都爱你们


最后:很高兴认识你。

问卷。

申请不艾特。


@煮茶生烟 (谴责 

我其他关注的都是太太(。

不想打扰他们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