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6)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从本章开始就会有一点少主私设了,不喜误入!

——这是分割线——

又一发松鼠鳜鱼的大招,发现你没有冷却的已经基本只剩群体攻击。但是顾及到另外两个人,你只能放弃用群攻。

好烦啊,这个玩意儿,特级了不起?了不起?血那么多是因为你也有小偶像吗?!

“还剩多少血?”你边用虾饺的技能给自己回血,边问系统。

[还有三千多……嘶宿主!你看着点,它要跑……]

挨了虎杖悠仁一拳的真人如同气球般扁了下来,跑到了下水道,还很欠揍地说道:“再见。”

被动大概攒的差不多了……

“——爆。”

下水管道的盖子被爆出的血水和残秽掀起,真人不可置信的声音伴随着吃痛的叫声传过来。

“为什么你也可以触碰到灵魂?!”

你没回答,低着头勾起唇,你在听系统报告你祓除咒灵后的奖励。

[金玉×1200,魂芯×3,恢复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

[就是您的神力!这次杀死的是特级,真人。针对他的术式总部那边排了这个奖励给我~☆]

再抬头时,面前站了个打量着你的七海建人,有些复杂地看着你,对你说道:“我们谈谈?”

……?


打死你也没想到,你还可以悠哉悠哉地坐在咖啡厅里喝咖啡。

顺带说一句,虎杖悠仁喝得是牛奶,顺平也是。

七海建人坐在你的对面,抿了一口咖啡的同时看了你一眼,把女孩的样貌重新打量了一遍。

阳光隔着玻璃窗撒在女孩身上,女孩和另外两个孩子谈笑风生的间隙中不时地露出疲态。

湛蓝的双眼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前辈,但是他却根本难以忽视那双清澈无比的双眼下方、斗大的黑眼圈。

工作就是狗屎。七海建人默默地想,他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少女身上还未处理的残秽。

“七海先生,您想说什么?”你突然注意到了七海建人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不安地说,“我做错了什么吗?”笑死,没想到你和屠苏酒认错的语气能对另一个人说。

七海建人摇摇头:“不,只是想问两位是否想去咒术高专罢了。那是一所培养咒术师的学校。”

“……?可是伊不是……”

哦豁,完了。

吉野顺平投过来的眼神让你莫名心虚,摸摸自己的良心,嗯,还好,没被阿喻偷走。

“我当然要去。”你低下头搅搅咖啡,因为爷要达成he结局才能回去,拒绝就是傻瓜。

顺平也说他要去。

七海建人点点头,“那就明天带你们去高专吧。”

“等等、七海海。”你举起一只手,“提问!能不能后天再说呢?我工资是明天晚上发。”

“伊还打工吗?”虎杖悠仁哇了一声。

你点点头,“生活所迫。”

笑死,不打工你在这个世界连吃的都没有。


“好,那就说定了,后天早上七点在这里集合。”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5)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昨天考试废了所以没有更新

但是今天长了很多(诚恳


——只是分割线——

很意外,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相处的很好。

你靠着树,懒懒地看着两个少年聊电影。

[宿主,抬头看。]平时说话都会冒小花花的系统居然用平静的语气说话,你还没悟到,[本世界最强反派出现了。]

你抬头,正好和天桥上带兜帽的男人对视。

你眯了眯眼,比了个口型,‘你好啊。’

心中却很慌地盘问系统:“你怎么都没说这世界还有反派的?我以为就是单纯的热血漫!让主角成长之类的……”

?等等,不对,主角成长不就需要反派吗??你脑子长哪去了!

屠苏酒直接嫌弃你不是他徒儿。

[哎哎哎?!我没跟您说吗?——算了,不说也没事,宿主你看,那个反派很可恶的……但是,宿主!!别出手!——]

“啧,真是不爽啊。”你把刚掏出来的阿符专用枪放回去,“为什么?这种东西,直接轰了就能放我走吧。”

[……但是,但是宿主你的目标是,集齐全部食魂,并且达成he结局啊,这时候如果贸然攻击……]

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很奇异地停顿了一下,[总之,宿主啊,以后遇到他再出手吧——☆]

“好吧好吧。”

“——哎?奇怪,顺平?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是你朋友吗?”一个年轻女子打断了你和系统的交流,你侧着头看过去,这是顺平妈妈?

二人的交流更是让你确定了,这就是他老妈。

“——对了对了!”吉野顺平几步跑上台阶指着你,“妈妈,这是我刚刚认的……呃,朋友,你可以喊她伊,很厉害的哦!”

你狂向吉野顺平使眼色,才让他没能说出老师这个词。

你冲吉野凪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说:“由于目前在离家出走,所以借宿了顺平家。阿姨不要嫌弃我啊。”

“哪有,”吉野凪倒是很爽快地拍了拍你的肩,“那就走吧,虎杖同学和伊同学!”


有咒灵。

躺在沙发上的你蓦然睁开眼睛。

做起来的时候吉野凪正拿着一根手指仔细端详,身后站着一只笑的很恶心的咒灵。

……口区。

你想也没想一发开水烫头浇过去:“且在此,奉上我的微薄之力吧!”

那只咒灵身体晃了晃。倒在地上消失了,你匆匆从沙发上翻下来,从吉野凪那里把手指拿过来。

“哎,伊同学?”

“吉野夫人,”你把手指放在你的口袋,把手搭在吉野凪的肩膀上,一字一顿,“以后看到了类似于这样的东西,请你一定要联系我或者虎杖同学。”

吉野凪有点震惊:“这手指?”

“它……”你想了想它的样子,“它是一个泡了不知道几千年的凤爪,特别招妖怪,对您来说很危险。”

“好的。”吉野凪比了个ok,“绝对听话!”

你没手机,跑到卧室里喊吉野顺平起来,也不管啥诗礼银杏一直讲的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找手机,找到虎杖悠仁的联系方式拨通。

“虎杖同学吗?”对方拨通后你也没问是不是,“这里有根手指,招咒灵的那种,过来处理一下,我不是专业的。”

“两面宿傩的手指吗?”回应的是一个男人。你有些疑惑:“两面宿傩是谁?——啊不知道,但大概是吧,虎杖同学呢?”

“他在休息。”男人回答,“你们现在在哪?”

你报了名字,然后把睡意朦胧,刚刚坐起来揉眼睛的吉野顺平摁回去:“没事,你接着睡。”

吉野顺平:“?”

忙完这些已经快凌晨五点,名字叫七海建人的男人把宿傩的手指拿走了。

一晚上没吱声的系统突然冒泡:[宿主宿主——那只特级咒灵出现了!似乎要去最近的学校。☆今天也要努力哦~]

你脸色一变,面前的七海建人便看了你一眼。

“……啧。”你无奈地挠头,“七海先生愿意跟我去附近的高中吗。有一只蓝发的咒灵放了帐。”


你跑步比虎杖悠仁慢的多,你到的时候虎杖悠仁正在一拳一拳猛锤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家伙,这什么玩意儿?

围观的系统:[这里领域啦宿主……]

原来如此!是领域啊——

“那是啥?”

[……]系统用最快的速度给你科普了领域顺便讲了讲真人的术式,奇妙的知识增加了!

你看了眼战局,似乎现在是咒术师这边站上风。

跟灵魂有关……

“就用这朵花来祭奠你吧。”

跟战场截然不同的柔和话语响了起来,你缓缓地走过去,粉色的眸子带着勾人的笑意。

被动可以用,大招也可以用,简直就是,雪霁羹快乐场!

真人被刚刚那一招打的措手不及,成长中的小咒灵待在原地愣着,趁热打铁——

“且在此,奉上我的微薄之力!”

一天只能用两次同一个御,你听系统给你念得真人血条,咬了咬牙。

他妈的,明明看起来被打的半死不活,为什么开水烫头下去还有五万多血?!跟银玉满堂一样难搞!

“这便是‘彗星袭月’!”


逃不掉。

真人被突然加入战局的少女的术式攻击到的时候,心中想到。

灵魂,被少女的术式接触到了灵魂。

不知道为什么,真人感觉自己的灵魂变得不太一样了,可又说不上来——有趣,真是有趣……!

真人看着少女,怪笑起来。

那就,陪她玩玩吧。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4)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匆忙之下写的可能不太好,别骂我呜呜

下一章打小真人


——只是分割线——

第一晚安然度过。

第二天你醒的时候,吉野顺平已经走了,估计上学去了。

你伸了个懒腰,啧啧称奇,“他妈妈现在都还没回来啊……”

[宿主!宿主宿主——]

“?怎么了。”你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问道。

[昨天的那只特级咒灵,又去了那家电影院!]

“……草!”

你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往那家电影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到的时候,已经是警车拥堵在电影院门口的样子了。

没来得及。

你愣愣地看着那几辆车,手因为愤怒攥紧成拳,狠狠向一旁的树砸去。

[没有关系,宿主已经,做的很好了……]系统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这次只死了一个人。]

而你只是看着那家电影院,湛蓝的双眸燃起了愤怒的火花。


映画电影院

星期二 上午10:30

一人 死亡。

“看得见吗?这就是咒力的残秽。”七海建人抬起一只手,对虎杖悠仁说道。

“没,完全看不见。”

“那是因为你没有想去看。”

……(这一段是剧情)

七海建人看见了不同于那只咒灵留下的残秽。

……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吗,看起来很像。

又给我增加了不必要的工作量啊……


叩叩叩。

窗边传来轻响。

吉野顺平从思绪中回神,看向窗外,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眸子。

“?!”

你把一张纸条展开,上面用还有些稚嫩的日语写着:想不想跟我去打咒灵?等会下课了我会跟你老师说。

吉野顺平点了点头。

反正他也不想上课。


吉野顺平也许以后会成为很强的人。

在你的提点下便能使用术式,甚至还杀死了一只二级咒灵。

“真的很厉害!”你这么夸奖他。

少年的脸庞露出些薄红:“……不,都是您的功劳。”

你哂笑:“顺平已经很厉害了,不像我,刚开始的时候三级都杀不死呢。”当然是编的。

“顺平想复仇吗?”

“……是的。”

“那就继续加油吧~~”

你的目光无意间擦过一辆白色的车。

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年,正从车上下来。

你想起刚刚电影院,你看见了粉发少年和金发男人进去。

咒术师吗?……难道是因为电影院吗,但是我也没有做什么……


“在昨天的监控中,那只咒灵似乎有想向另外三名高中生出手,但是被一个少女阻拦了。”

“而且当时在场的另外一个少年,都是昨天三名高中生和今天这名受害者的同学。”

“所以……”

“向那名少女打听那只特级咒灵的线索,并且确认吉野顺平的非术师身份。”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3)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可以把想看的食魂评论给我!


——这里是分割线——

这个逼,跑的蛮快。

你冲出电影院一抬头,空荡荡的街道。

你想骂脏话,但是从小被一群谦谦君子养着长大的你只要有人在就会很有素质,只好愤恨地锤了锤树。

树:?

“算了……!系统你帮我留意着,这只咒灵离我近的话就立刻通知我。”

你转身向电影院走去,那部电影还不错,接着看吧,票买都买了。

但是你走到前台的位置,一个男孩匆匆出来了,拦住了你。

他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左眼,看上去有点紧张,对你说道:“那个……你是杀了那个人吗?”


面前和吉野顺平差不多大的女孩黑头发刚刚过肩,一双湛蓝的眼睛澄澈无比。

看上去根本不像刚杀了人的样子。

令他惊讶的是,女孩居然回答了:“没有哦,给它跑了。”

“……另外,它不是人呢,你也看得见吗?”

看得见?

看得见什么……

接下来女孩叙述的东西,简直颠覆顺平三观。

咒灵,咒术师。

刚刚那个是咒灵,面前这个是咒术师,咒术师的工作就是除掉咒灵。

吉野顺平有些好奇:“那您是几级的咒术师呢?”

“年龄差不多,不用敬语。”女孩把匕首收了起来,“我吗……准一级吧。”当然是编的啦。

好厉害。

吉野顺平的右眼瞬间亮了起来。

“嗯,你也有咒力哎……?”女孩上下看了看他,评价道,“还不错。”

“如果在学校会被人欺负的话,要不要和我学体术?”女孩扫过顺平长袖也盖不住的红痕,“我个人主张以暴力对抗暴力哦?”

空桑的某些人,教过你受了委屈一定要回报回去。


男孩答应了。

你高高兴兴地表示自己无家可归,他马上会意:“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家来吧?”

“好耶——”你兴致冲冲地跟在顺平身后,顺便弄死了几只街上的咒灵,加在一起可以抽两次。

嗯……那就抽抽看吧!

你默默在心中念叨:“群攻群攻群攻……”

系统偏不,它给你了一个雪霁羹。

“……”

我这是非呢,还是不非?

算了,再来。

系统:[恭喜宿主抽到虾饺~☆]

奶妈?奶妈好啊!

你支棱起来了,爷有奶妈了!

Ohhhhh!

脑内自娱自乐的你,没有注意到自己和一个干练的金发男擦肩而过时,对方投过来的狐疑眼神。


“对了,您……你叫什么名字?”到了顺平的家了对方才想起来问你的名字,在你的瞪视下乖乖地改口不用敬语。

“啊,我吗。”你想了想,“……算了,叫我伊吧。”

“……中间您是不是略过了什么东西啊……”

“没有,哈哈哈哈哈哈”你笑着说,“全名有点荒唐。”

其实不是。

只是想用这个名字,来警示你自己——

你要回空桑。

一定要回。

因为他们喊的不是食魂们翻遍古今词典,各种古文名著才取出的名字,而是一个单单的“伊”。

穿越到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2)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看的食魂,反正我把喜欢的都写了x


——这里是分割线——

“啧。”

这次的咒灵比以往的都强。

你站在五只一级咒灵前,有点不爽地敲系统:“虽然是越强越好,但是我群攻能用的就两个个,还都不是御,你是不想宿主我活了?”

就用刚刚一发出的符离集烧鸡吧……

[对不起www……宿主你自己刚刚抱怨一级咒灵多来点的……所以也不算系统的错~☆]

“……”

你还没来得及发牢骚,面前的咒灵已经动了,顶着丑陋的面孔向你攻来。

你在从背后抽出枪的同时后退了几步,变成红色的双眸带着不屑,把枪架上肩膀的时候懒散地开口。

“既然是大闹,那就来它个几十发礼炮!”

[全灭,恭喜宿主获得360金玉——!]

站在楼外的银发男人停住本要上去救援的步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

抢任务吗?有点意思~

你扫了一眼周围没啥人,就蹲下来快乐地说道:“哎嘿,来!抽!”

两发给我来个群攻御吧呜呜呜。

系统却犹豫了一下,说道:[宿主你确定吗?]

“?什么。”

[呃,呃……就是我刚刚又检测到距离这里不近又有几只一级咒灵呢~宿主要不要先去灭了它们?]

“?”你缓缓敲出一个问号,系统在抽卡的时候也蛮兴奋的,不会像这样借口让你干别的,除非是……

周围有人。

但似乎把气息藏匿了起来,不然你不会看不见。

你又无奈地“啧”了一声,“在哪儿?”

那个人似乎没再跟着你,因为又打完一波咒灵后系统就恢复了正常。


早上是被系统冒着小花花的电子音轰醒的。

[宿主~今天可以接到主线剧情哦——☆宿主多多努力~!顺便提示一下,在电影院哦~!]

你消极怠工,起来就开始找咒灵砍。

“刚好可以十连了。”你去菜市场买完菜回家,边走边嘀嘀咕咕着下次希望抽到的食魂。

[宿主这次又是买的做锅包肉的材料哎——]

你迈着步子慢慢吞吞地走,塑料袋里的菜一晃一晃,“对,这次做的菜还是锅包肉。”

[哦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偏爱吧~☆]

你耸了耸肩,“不是偏爱,只是因为他在会让我安心——鹄羹也是。但是鹄羹,做起来不太好,所以就选锅包肉了。”

突然你的步子停住了,系统也没有回应你。

“那只咒灵,怎么进了电影院……?”

“真麻烦……”

你本来打算回家的脚步打了个转,走进了电影院。

咒灵进去的地方,一共有四个普通人。

你在后排看起来正常点的男生旁边几个位置坐下,看着那只咒灵的一举一动。

然而那三个高中生的吵闹让你无法思考等会该用什么食魂。

“系统,抽卡。”

松鼠鳜鱼、鹄羹还有羊肉泡馍,剩下的都是你抽到过的冰糖葫芦之类。

抽完卡你就看见那只咒灵抬起了手。

你想也没想直接选了松鼠鳜鱼,把匕首抵在了咒灵的脖子上。

“今日想要谁的项上人头?”

然后你就听见那只咒灵发出了类似于嗤笑的声音,手向你伸了过来。

你莫名其妙地眼皮直跳,直觉觉得它碰到了自己就完了。

手是术式的发动条件?

“啧。”

“不会让你们伤少主一根寒毛!”

你给自己套了个金身,无所畏惧地看着他。

那只咒灵转过头来看着你,要笑不笑地看着你。

“这便是‘彗星袭月’!”


吉野顺平觉得自己要完。

他从刚刚开始就注意到了自己这一排的少女和前面那个蓝头发的人的不对劲,那个少女拿着匕首还在蓝发男耳边低语,像是在威胁。

突然,少女说了一句什么,匕首猛得将蓝发男的胳膊切割开来。血狰狞地从肩膀爆出,溅得到处都是,甚至前几排的高中生都沾上了一点,奇怪的是他们毫无反应,依然聊着天。

……不是,匕首能这么猛吗,整个胳膊都掉了啊?!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1)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第一次写乙女初尝试。文笔不好致歉。


——这里是分割线——

“少主,路上注意安全。”

又一段寻找食魂的旅途即将开始,鹄羹把叮嘱的话语说了一遍又一遍,看着你和锅包肉一起踏入了万象阵。

你一颔首,在万象阵的光晕照映下冲鹄羹微微一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然而你没有想到,你的非酋体质,完全就是一个乌、鸦、嘴。


万象阵似乎坏了。

你躺在草坪上睁开眼的时候这么想道,左看右看没看见锅包肉,你有点迷惑的直起身,然后就看见一群长得很颜艺的……食魇?

不会吧,不会吧?锅包肉都不见了我怎么打怪?等等,数量这么多是认真的吗?!

你心中吐槽道,然后手中突然一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弓,另一只手还拿着酒瓶。

“这不是……

你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你抛出酒瓶,同时把箭射出,不由自主的开口,带了些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可是我拿来喝的酒,您打算怎么补偿我?”

烟花般的火光在草坪上炸开,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那群食魇全部死了。你看了看附近空无一人,心虚地吐吐舌。

“这是郭大爷的能力??到底发生甚么事了……”

然后一个电子音就在你脑中响起。

[宿主您好,我是您的系统~☆]

“……什么东西啊?!”

你吓了一跳,险些把弓都抛出去。

那系统跟你叨叨了一个早上有关这个世界的事情,你也明白了——

“随机挑到的我,结果就刚好选到食神之子。”你有些无语,蹲坐在草坪上,“你们咋就这么能呢?”

[真的是随机的~]系统也无奈,[总之,祝您旅途愉快——哦对了您的术式是各位食魂们的大招,不能召唤食魂,不过也有一定的可能性能召唤成功。]

“……这话什么意思?”

[做菜可以召唤食魂,但是概率很小,大约是0.01%的样子……]

“好的,非酋直接,再见了你嘞。”

[另外杀死咒灵可以得到金玉,1800金玉可以十连一次,保底御大招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我现在有多少金玉。”

[一共200金玉哦~~]

“哦,”你思考了一会说道,“那先抽一次吧,万一一发入魂呢。”

事实证明你没那体质。

180金玉出了一个蟹黄汤包,你看见不是紫光的时候都直接萎了。

“……害算了算了!汤包好啊!我最爱汤包了。”

你习惯性地笑了起来,却发现没有人回应你了。

你愣愣地垂下手。

对哦,这是一个新世界。


一整天你都在打咒灵中度过,魂力虽然转换成咒力后比一般咒术师多一点,但还是有点累。

你一屁股坐在刚刚杀完咒灵的楼梯旁兴奋地搓搓手,跟系统说,“来,抽卡!”

你的面前出现一个万象阵,你抬手画了很久,然后在“鲁”停了下来。

“最好是八仙……可别来个奶妈啊……新手用奶妈老难过了……”你盯着万象阵碎碎念。

——紫光。

你大呼一声,“好耶!”

看见是熟悉的那张脸的时候,你蹦了起来:“呜呜呜呜师兄!——”

然后一脸冷漠地看后面的抽卡。

自八仙后,出了饺子×2、蟹黄汤包×1、子推燕×1、冰糖葫芦×2,腊八粥×3,和一个汤圆。

“还好还好。”你说道,“燕燕的话,打不过的时候可以金身,还不错。”

你一直都是乐天派,很喜欢安慰自己。

虽然这不是安慰,燕燕确实有那个作用啊,你这么快乐地想道。

幻花—情人节短小贺文

2.14。

情。人。节。

花少北窝在被窝里,皱着眉头看着屏幕上的显示的时间。

上午十一点二十九分。

他盯着那几个数字发了好久的呆,在时间变成三十分后,缓缓从被窝里爬了起来,下床去洗漱。

他刷完牙出门,路过某幻的房间时看了他的门一眼。门框下面没透光,说明对方压根就没醒。

花少北不禁啧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外卖。

早餐解决。

花少北推开自己的房门,面无表情地走进去。

要不直播?但是现在可能太早了,而且他的外卖还没来,边打游戏边恰饭不成的。

花少北咬牙切齿地拉长声音“啊”了一下。啊完,他就听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

?某幻,你这么早。

花少北侧头看了一下时间,刚好四十分。

还好外卖点多了一点。花少北站起来冲外头喊:“某幻!”

“咋了?”

“我点午饭了!”

“啊?哦!”

……

花少北看着桌上的外卖,沉默了。

他抬头看了一下某幻,对方也沉默地看着自己。

还在笑。

花少北不禁揉了一把自己发红的脸,“……你有病吗,快吃。”

某幻笑了笑,“北子哥怎么不吃?”

花少北沉默了一会,接着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某幻,你给我吃!”

“好好好。”某幻拌了一下面,有点想笑,但是在自家男朋友的瞪视下勉强憋住了,嗦了一大口面掩饰自己有些扭曲的笑意。

其实也没什么。

花少北误点了情侣套餐,而且还是——

某幻看了一眼摆成爱心的喜糖,又瞄了一眼坐在对面正在拆筷子,脸上带着红晕,嘴里还不停嘟嘟囔囔着的小男朋友。

两个人开始沉默地吃面。

某幻和花少北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某幻把嘴里嚼的面条吞了,张口说道——

“我↗爱↘吃↗面。”

花少北dna动了。

两个人吃完早餐和午餐的结合体,就窝到沙发上看手机。

花少北看着看着就靠某幻身上去了,某幻看了一眼花少北,见他刷微博刷得正起劲,就搂过他,下巴搁到花少北的左肩上。

花少北疑惑地抬头看看他,也没拒绝,往某幻怀里拱了拱便接着刷微博。

“……起来,手麻了。”过了大概一个小时,花少北突然说道,把某幻的大头往外推了推。

“哦。”某幻坐直了,伸手把小花空闲的那只手抓过来,慢吞吞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花少北也没转头,指尖动了动便弯下去,和某幻十指相扣。

“北子哥,”过了不知多久,某幻突然开口。

花少北转头看他,有些疑惑偏一下头。

“情人节快乐。”少年的脸上带着笑意,满眼装的都是花少北。

花少北看了眼时间,五点二十分。

“崽种。”花少北一拳锤上某幻的肩,慢慢靠到某幻怀里。

“……早等你这句话了。”

小花气鼓鼓地趴在小马的怀里,像是嘟囔一般低声说道。

“这不是守个时……”某幻手抚上花少北的发顶,眉眼弯弯。

——


幻花—相亲

1

我靠我靠我靠。

为什么出来相个亲、都会遇到某幻啊!!

花少北拿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偷偷瞄了一眼刚刚进咖啡厅的人,有些惊慌地往里坐了坐。

他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子,低头喝着咖啡,长长的睫毛垂着,看不出心理活动的冷漠外表。

——而这女孩子,是他的相亲对象。

刚刚进了咖啡厅的某幻,是他的暗恋对象。

—怎么办啊?!

花少北只能向kb求助。

—?还能怎么办。拒绝那女孩子,并且确保自己不被他看见啊——

—……虽然但是,他已经看见我了,大概。

—……兄弟,自求多福。

女孩抬了抬眼,侧头看向某幻,勾唇笑了笑。

2

“——是这样的。”花少北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对。那我先走了……需要我送吗?”

“不用。”女孩垂下眼帘看表,无意间般看向某幻,又收回目光。

花少北完全不知道对方的眼神刚刚到底干了些啥,站起来刚准备走——

“北子哥?”

熟稔的嗓音在他耳边炸开。

“什、——”

花少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不过还好,花少北在站起来事先向kb说了一句。

—我危,速来。

—?哦

3

在花少北和某幻僵持不下的时候,女孩开口了。

“两位既然这么亲密,应该也没有我什么事了。”

被某幻抓住手的花少北:???

我操、妹子你等等。别走啊!!

女孩冲花少北眨了眨眼,转身走了。

????你啥意思???

花少北,成功懵逼。

某幻顺理成章在花少北面前坐了下来。

花少北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

“……北子哥。”某幻有些无奈,开口说道。

“啥事都没有,我先走了。”花少北想离开案发现场,然后给某幻的手拦住。

“……那啥,你听我解释?”花少北有点心虚。

“我错了,我真错了。”小马道歉。

他双手合十,低头告罪:“瓦不该把你弄哭的!!”

?我们是一个频道吗。

花少北有些疑惑。

4

哦你说的是三天前的事情啊,那没事了。

早过去了,你看我是记仇的人吗?就算你赢了我几把也妹有事情的!

某幻看着对方笑着回答的表情,低下头去,又抬起了头。

小马,支棱起来!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北子哥。”

“咋了。”

花少北眨了眨眼,看向他。

“刚刚那个女孩子是谁啊?”某幻笑着撑住下巴。

“那个人……”花少北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过了一会才缓缓道,“我妹妹?”

“哦,”某幻捏捏下巴。“方便介绍给我吗?”

“不方便!”

花少北脱口而出。接着,他就发现对面坐着的崽种笑得更欢了。

?有什么好笑的啊到底!

5

某幻笑了一会才开口道:“北子哥,你说瓦怎么样?”

“啊?”花少北有点迷惑,“啥意思。”

“以对象的角度来看的话,我怎么样?”

花少北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操、你他妈说啥呢?”花少北猛地往后靠到椅背,不知所措地道。

“在表白啊。”某幻的耳根通红,侧头拿手指挠了挠脸。

完了完了完了,有点尬。

“……也就那样吧。”花少北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什么?”

“我说,我答应你了。”花少北翻了个白眼,“崽种,你非要装耳聋吗?憋天天装,我告诉你,以后安装东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嘞。”某幻冲花少北笑了笑。

“男朋友。”

前几分钟赶到,在旁桌坐着的kb:“……”


——

半夜激情短打的无脑东西、看看就好。

和初中同学。

在……抢红包。

“下一个谁啊”

“班长吧好像”

“班长发,发个大的”

“哎等会等会发个五块的”

“你们做点阳间事吧我都快没钱了”

红包发出来,语音沉寂一瞬

而后是七嘴八舌

“我草班长你手速太快了吧”

“哈哈哈又是惨逼xxx”

“快发快发”

“等下等下……网卡了”

发出来后语音又安静一瞬

突然一个男生说

“注意了各位”

“离2021,还有一分钟”

当时语音,很安静很安静。

几个男生女生一起,默默数着时间。

不知道谁定的闹钟在0:00时响起

接着就是整齐的一句句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一分钟后

“各位害熬不”

“熬啊”

“下个红包谁发啊”

“好像是xx发”

“好,快点的”

2020总结

2020.1.24

写了第一篇同人文

尽管是拉郎配

1月写了11篇

2月写了11篇

3月受亲友传染开始咕咕咕,写了2篇

4月写了2篇,还有一篇是自言自语(咳

唯一的连载坑了(可能以后都不会更了,看情况

5月没写

6月1篇

7月3篇

8月1篇

9月没写

10月3篇

11月没写

12月1篇

零零碎碎,基本还是有写,有些间断没有写

不算太满意,主要还是太忙和懒

希望明年能起码一个月4-7篇左右吧

尽管文笔不太好,但是还是会写

2021也要开开心心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