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关注前看置顶。
一个傻逼。

Lof这自动更新看得我痛苦面具

今天去做了个体检,眼睛疼得要死

结果我刚码完字,石墨就给我整这一出

全没了!!全没了呜呜呜

友友们,真不是我不想更!!

中午好吧,中午!!

我朋友一发入魂八大碗,我呢,影都没见着🙏


空 桑 食 魂 轰 炸 咒 术 高 专(上)

答应了的番外!

本章有女主名字出现🙏


——

你死也想不到,你跟在五条悟旁边,会遇到葱烧海参。

你当时站在五条悟旁边,眼睛死死盯着对面走过来的人,人当时都傻了。

?……哎我是不是应该跑。不对啊,不是时空不同吗。!

[因为宿主你已经把所有的剧情打完了,所以两个世界融合了哟~]

“哦,那没事了。”

……

有事好吗!!

五条悟没有注意到你突然的僵立,他也看见了葱烧海参,冲走过来的他打了个招呼:“这不是聪少?”

你狂在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然并卵。

葱烧海参没有搭理主动搭话的五条悟,直愣愣地向你走过来。

他还是穿着那一身极奢侈、看起来就很贵重的大衣,向你缓步走来。

你被这一幕带的眼眶有点湿润,用手背擦了擦。

葱烧海参走过来看了看你,调笑道:“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还哭了?”

“。”

“葱烧海参——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发觉他脸色阴沉,于是认认真真地“哭”起来。

葱烧海参脸色缓了缓,“好吧,你怎么在日本?”

“……万象阵不是坏了吗……然后我发现我召唤不出来,就只好……”你悄悄瞥了一眼五条悟。

葱烧海参好像懂了,微微点了点头,“知道了。”

……

然后就走了。

????????你不应该把我带走吗?!


“各位,经过空桑每个人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找到了少主。”德州扒鸡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看起来有点纠结。

“据我看来,是那所学校,私自……扣留了少主两个月零二十四天十八小时。”

“……因为从这张照片来看,少主过得并不好。”

那张照片是你刚杀完一只特级,身上满是血的艺术照。

德州扒鸡的话让空桑众人反应各样,有拿着扇子边敲手心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有抱着枕头嘟嘟囔囔说要去救少主的,有直接哇哇大哭被长者安慰的。

锅包肉抿了口茶:“据我看来,还是直接发动攻击比较好。——毕竟这个高专的学校,夺走我们的少主这么久……还是得让他们吃吃苦头的。”

“如果发动攻击,会波及到少主吗?”

“不会。少主住的地方在学校后头的宿舍楼……”

“好!那就打吧!打他个落花流水!!!”

“飞龙汤请不要站起来,你吓到臭鳜鱼了。据我们的情报所知,这个高专有两个实力较高的人,……所以可能有些难度。”

“分别是这两人。”德州扒鸡指了指摆在桌上的另外两张照片,“不过,黑发的那位先生似乎在国外,……白发的那位神龙不见首尾,几乎没有踪迹。”

“少主姐姐是在被他们监视吗?”

“似乎并不是……少主在昨天还出门逛街了——”

叩门声打断了德州扒鸡的话,他停下来,看向门口:“请进。”

来人是刚说有一笔大生意要谈、昨天早晨刚飞日本的葱烧海参。他似乎有些疲惫:“她在咒术高专。”

德州扒鸡一愣。“你见到少主了?”

“没有。”葱烧海参说,“见到了一个白毛。”

“是这位吗?”东璧龙珠拿起照片递给葱烧海参。

“?你怎么有照片……是的。……这是她的老师。”

老师?

在场的诗礼银杏等人同时皱起眉。

“我觉得,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很有钱。”葱烧海参坦然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他的钱财和我的比还是我的多。”

谁关心这个啊?!


这个会议讨论了大约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要袭击咒术高专。

咒术高专如果收留了少主,不可能不会借少主手机打电话回管理司。而这几个月来,一丝音讯都没有过。

这说明什么?


“准备完毕。”

德州扒鸡蹲在咒术高专的大门旁,对着对讲机道。“离行动开始还有3.56秒。”

“佛跳墙负责的小队、锅包肉负责的小队,开始行动。”

一声在清晨中足以成为当地新闻的爆炸声响起,德州扒鸡扶额叹了口气,扬了扬手,领着空桑警卫队几人走进了咒术高专。

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到一个白发男人的出现。

德州扒鸡眼神认真,手搭在腰间的枪上:“全队警戒。”

别的小队也到了操场,锅包肉拎着酒瓶子,笑眯眯地看着五条悟:“请问,您认识一个叫伊澄的小姑娘么?”

“哦?不认识。”五条悟说道,“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顺带说一句,教学楼的赔偿损失得你们来付。”

“这样啊……”锅包肉拿起了酒瓶子。

五条悟一愣,这种作战方式……

……他似乎在伊身上见到过。

他抬抬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就看见一旁的教学楼的二楼,你正在往下跳。


你的一天,在一声足以把你耳朵震聋的爆破声音中醒来。

你看着没了半个的房间、甚至还可以看见半个天空的屋顶,镇定地想:我还在做梦。

你重新躺回去,又再次睁眼醒来。

看见的还是半个蓝天、半个屋顶的房间。

你沉默了一会,下床穿鞋哒哒哒地跑到刚刚轰出的洞,眯起眼睛看了看宿舍楼下面。

这群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

哦,是空桑食魂啊,那没事了。

????

你“嘶”了一声,刚想穿过房间走门下去,却看见锅包肉拿着酒瓶子,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五条悟说了句什么。

五条悟抬起手,似乎想用术式。

……

你利索地从被炸开的墙缺口上跃了下去。

我很勇的。

落到半空中你就被人打横抱住,悠悠落到地下。

“小友过了两个月,还是这么大胆啊。”熟悉的少年音在你耳边响起,你侧头看过去,太白鸭正低头笑着看你。

你笑着道:“因为太白一定会接住我啊。”

“在少主叙旧前,可否先说一下情况?”锅包肉拿着弓走了过来。

五条悟仍然懒散的站姿几不可见地直了几分,他凝眉重新看向锅包肉手中的酒瓶子和弓。

他这个学生真的隐瞒了很多啊。刚刚那些……如同咒灵般的人,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都曾经在伊身上见识过呢。

难道这些都是她召唤出来的式神?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9)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番外,在搞了

——我是分割线——

谢邀,人在高专,已经傻掉了。

你就跟一个土狗一样,他们上体术课,胖达把野蔷薇在空中转圈圈然后甩飞出去,很惊讶地张大嘴,结果给真希前辈盯上,笑死,根本打不过。

你还用小羊提了一下鱼肠剑的暴击,结果对方闪避了,这闪避的概率比扬州还扬州。这就是咒术师吗?i了i了。

你被真希前辈摁在地上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想道。


中场休息。

你跑完操场三圈,停下来休息,大口大口喘着气。

禅院真希走到你身边,看了看你,不经意地问道:“对了,伊要不要来交流会?”

[宿主!!!主线剧情——☆]

“……?不……”你刚想说不去,被系统一嗓子差点离开人世间,你揉着耳朵说道,“……不去当然不行。”

“……”禅院真希意外地看了看你,突然感叹,“真没有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你此时呼吸已经平稳了些,直起身接过胖达递过来的饮料瓶。

“以为伊同学会是富家大小姐那种……”禅院真希想了想说,她倒是直言不讳,“因为气质很好。”

你愣了愣,随即勾唇笑起来:“都是家里教得好……而且我很穷的说。”

“伊同学的爸妈很严格吗?”

“不,……恰恰相反。他们两个度蜜月快三年了吧,反正从小到大一直是是我的管家在带我……”

“哇哦……”胖达挠挠头,“那位管家是怎么样的人呢?”

你想了想空桑恶鬼。

……

“可以说,像个恶魔?……不,我不能这么说,回去了会被吊悬崖……嗯,是一个很厉害、很爱我的人。”


同级的两个人去了自动贩卖机那边,你往那边随意地瞥了一眼,有些疑惑地皱起眉:“真希前辈……那两位是?”

禅院真希顺着你的目光看过去,有些无语凝噎。

“那两个分别是东堂葵和禅院真依。……”胖达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你匆匆跑过去留下的背影。

“哎,这些一年级的真是……”

胖达有点担心地碎碎念着,二年级的几人也加快了步伐。


“……为什么会说有个人……会成为我的挚友啊!”

你边跑边质问系统,结果系统没回应你,你便一边喃喃着“几天不见这么拉”一边走过去。

东堂葵在问完“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后,空气就陷入了沉寂。

你正好从他右方走过,慢吞吞地走到钉崎野蔷薇旁边。

虽然但是,你觉得中规中矩地回答,大概率会惹怒这个人。

于是你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喜欢身材好,高个子,……温柔的。”

东堂葵的视线朝你看了过来,眼神中带着炽热的情绪,而且不知为何他的脸庞已经满是泪水。“——是你吗,挚友!”

你果断道:“是的,是我。”

伏黑惠,一脸迷茫地看着你。

150粉了,各位有想整的活吗(?)

就,写番外(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8)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欧欧西预警


——我是分割线——

“合格。”

夜蛾正道看了看满地被打碎的咒骸,满脸黑线。

注意到他视线的你举起手:“不会要赔吧?!校长,我没有钱啊——”

“明明前天才说了昨天发工资吧。”吉野顺平吐槽道。

“什么啊——我可没说过!”你用手在身前比了个叉。

“不需要赔哦,毕竟校长这一类的东西很多啦。”五条悟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带着你转身向门口走去。

“?为什么不能看顺平考试??”明明刚刚他也看了我考试啊!

“啊——是另一个考核哦?”五条悟思考了一下,说道。“顺平才刚刚有咒力不久呢,就不测了。”

我也刚刚才拥有这种能力啊!在这之前我只是一个柔弱的空桑少主罢了!!

你不知该如何吐槽自己这位新老师,干脆一言不发,他领着你去见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是“辅佐监督”,五条悟这么说。


考核的地方居然是学校?

……既然这样的话,在高专就行了啊?

五条悟像是看穿了你的想法,笑眯眯地说:“伊同学这么想可就错了呢,高专里面可是没有一只咒灵的啊。”

“哦……我们要做什么?”

“做你的使命?”五条悟开玩笑一般说道。

你没回答他,凭你的直觉,你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但是你拿不出证据。

今天是周末,学校里没有人。你被五条悟拉着到了操场,那里有好几只咒灵,目测基本都是二级以上。

“处理咒灵什么的,真是烦死了……”你吐槽到,身子却已经站到了一只黏糊糊类似于史莱姆的咒灵前,拔出了鱼肠剑。


五条悟看着操场中央,正在和咒灵战斗的少女。

她身手矫健,招式干净利落,似乎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人身上,估计招招都是致命伤。

看起来就是那天那个女孩子啊,抢他任务那个。

五条悟想了想刚刚现在夜蛾正道面前不亢不卑的女孩,微微勾起了唇。

“还不错呢。”

“谢谢夸奖。”你侧着身在衣服上擦了擦鱼肠剑沾到的残秽,慢吞吞地走回来,“那么老师,我通过了吗?”

“当然啦,”五条悟笑着说,“那么,老师现在要去买甜品庆祝一下伊的入学!”

“?”

“那,吉野顺平呢?”

“哦,也要庆祝的嘛。”五条悟摸了摸你的脸,“对了——回去如果顺平通过了的话,应该会给你们介绍一年级的同学和二年级的前辈。对了,不要在一年级的同学面前说悠仁还活着哦。”

“哦,好。”你被摸脸了也没在意,“五条老师想吃什么?”

不,等等,悠仁……?

“哎?难道是伊请我吗?——可是刚刚才说过没钱的吧?”五条悟带着你往回走,说道。

“虎杖悠仁死了???”慢半拍的你才说道。

“没有啊,是假死哦。”

“那没事了。”你摸了摸小心肝,“话要说清楚啊,五条老师。”

“是、是。”五条悟笑容满面,但是你觉得他应该不会听你的话,“所以伊同学,真的有钱?”

“……你怎么跟那帮追债的一样。当然没有啊,只是因为客气才问的。”

系统说这里赚的钱,也可以转换成金玉和贝币,所以你的工资都剩下一部分给自己用,大部分都托系统给了空桑。

你还欠着九重天的债呢……


“伏黑惠。”

是一个海胆头哎。

“钉崎野蔷薇。——终于有女孩子了!同级生啊!太不容易了。”粟色头发的女孩贴过来搂住你,你也回抱住她:“我单字一个伊。”你笑着说道,“是一个很穷的人。真的很穷。”你反复强调,同时还不忘看一眼五条悟。

“啊,为什么看我呢?老师可是什么也没干~”

钉崎像是知道了什么般瞪了一眼五条悟,转头对你说:“这个无良教师,一定对你做了什么吧!放心,我们一起排斥他,然后搞恶作剧整他!”

这句话被野蔷薇说的大义凛然,你竟然不知该回应什么。

“密谋就别这么大声了啊……”伏黑惠吐槽道。

“话说,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你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说道。

“提神醒脑?伊同学昨晚一定熬夜了吧。”五条悟说道,“今天你们还是和二年级一起上体术课哦?”

钉崎野蔷薇肉眼可见地暴躁起来。

具体表现为在你耳边碎碎念骂着五条悟。

你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别太生气啦。”

“可是……体术课真的不是人上的啊!”野蔷薇的话都带着怨念,看起来真的很排斥呢。

你想了想你从记事开始就被人吊在悬崖上的事情,还是觉得不要开口比较好。

老福特有问题,每次给我审核都那么久🙏🙏🙏

穿越咒回的食神之女只会用大招(7)

是食物语×咒回。喜闻见乐的穿越梗。

女主没名字啦,就叫伊(草率

这一章是夜蛾校长和女主的对话(你懂吧)


——我是分割线——

“大家……早上好啊……”你顶着大黑眼圈向已经到齐的几个人打招呼。

奇怪,虎杖不在?……这个白毛又是谁。

[宿主!这是主要人物之一哦~]

“哦……”你没精神地应了一句。

白毛先是看了看你,又看了看顺平:“这就是我的两位新学生吗?七海海。啊~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和一个小哥呢!”

为什么我加了形容词?

你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发言很奇怪的家伙,……话说这又是什么打扮?羽毛球竟在我身边。

你有些为自己以后的生涯而担忧。


虽然但是,为什么一个壮汉在做可爱的玩偶啊?可恶,想起小松鼠了!

“这是校长夜蛾正道。”五条悟笑嘻嘻地说道。

你还没来得及问号,大叔就开口了。

“为什么?”明显是对着你说的,“来咒术高专。”

“?”

你有点迷惑,看了看五条悟。

他似乎冲你笑了笑,你又把视线转了回去。

说真话,还是假话呢。

你想了想,试探性地开口。

“为了成长,然后能够杀更多的咒灵。”

“再以后呢?”

“再以后……”你垂眼摸了摸别在腰间的鱼肠剑。“找人。一些很重要的家人。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不管他们在哪里。”

夜蛾正道看了你一会,“所以,你做咒术师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可以帮助自己找人吗?”

这大叔,怎么这么难缠。

“不。”你摇头,“在找人的同时我也会杀死咒灵……这是我的义务和使命。从出生起,我就开始这么做……”你想起了食魇,那些食物残渣、不被人重视,而产生的食魇。

“也就是说,你因为使命和义务,才与咒灵对抗的吗。”

你隐隐约约感觉不太妙。


喂、这不对吧!为什么玩偶会攻击人啊?!

看我蛇皮走位!

你往左闪开几步,躲开了咒骸的攻击。

鱼肠剑拔出,一招彗星袭月,把那只绿油油的咒骸劈成两半。

“?有点弱啊。”你收刀入鞘,“但是为什么要攻击我?”

“在没有听见我想要的答案之前,咒骸都会一直攻击你。”夜蛾正道说道,因为那只咒骸的死而嘴角微微抽搐。

几只咒骸一拥而上,那怕你有群攻技能也有些目不暇接。你听到夜蛾正道说道:“你如果被诅咒杀死,你会怎么样?把责任丢给同伴、还是给予了你这个义务的人?”

“……不。”你第二次说不了。你把酒瓶子丢开,“这个义务是我给予我自己的。所以,责任也是我自己来承担。”

“……我的家人曾经说过,我是一个长不大的人。但是我虽然长不大,但并不意味着——我不负责任。”

你闭了闭眼,“另外,死亡?这东西,我可从来没有怕过啊。毕竟,我就算死了,你们也可以把我放到冰棺里封几天,大约两天后,我就会复活啦!——当然是开玩笑。”

“不过你们要是真心不想收我的话,我还是会走的。”你干净利落地把鱼肠收入鞘,“毕竟,天下之大,没有容不下人的地方。”

喜迎骡的岛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