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后退,我永不低头。】
看置顶。谨慎关注!

关于咒回塌房这件事

咒回的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瞩。

是漫画党,但是我还是决定不再更新这篇了。

我站祖国。

能够道歉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也决定不会再写咒回相关的了。

希望因为这篇文关注我的朋友们取关以及取消合集收藏。

这个合集和全部文章会在发出声明后的第二天删除。


二次编辑,

咒回有关文章已删,这篇会放在碎碎念里。

Lof这自动更新看得我痛苦面具

幻花—情人节短小贺文

2.14。

情。人。节。

花少北窝在被窝里,皱着眉头看着屏幕上的显示的时间。

上午十一点二十九分。

他盯着那几个数字发了好久的呆,在时间变成三十分后,缓缓从被窝里爬了起来,下床去洗漱。

他刷完牙出门,路过某幻的房间时看了他的门一眼。门框下面没透光,说明对方压根就没醒。

花少北不禁啧了一声,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外卖。

早餐解决。

花少北推开自己的房门,面无表情地走进去。

要不直播?但是现在可能太早了,而且他的外卖还没来,边打游戏边恰饭不成的。

花少北咬牙切齿地拉长声音“啊”了一下。啊完,他就听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

?某幻,你这么早。

花少北侧头看了一下时间,刚好四十分。

还好外卖点多了一点。花少北站起来冲外头喊:“某幻!”

“咋了?”

“我点午饭了!”

“啊?哦!”

……

花少北看着桌上的外卖,沉默了。

他抬头看了一下某幻,对方也沉默地看着自己。

还在笑。

花少北不禁揉了一把自己发红的脸,“……你有病吗,快吃。”

某幻笑了笑,“北子哥怎么不吃?”

花少北沉默了一会,接着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某幻,你给我吃!”

“好好好。”某幻拌了一下面,有点想笑,但是在自家男朋友的瞪视下勉强憋住了,嗦了一大口面掩饰自己有些扭曲的笑意。

其实也没什么。

花少北误点了情侣套餐,而且还是——

某幻看了一眼摆成爱心的喜糖,又瞄了一眼坐在对面正在拆筷子,脸上带着红晕,嘴里还不停嘟嘟囔囔着的小男朋友。

两个人开始沉默地吃面。

某幻和花少北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某幻把嘴里嚼的面条吞了,张口说道——

“我↗爱↘吃↗面。”

花少北dna动了。

两个人吃完早餐和午餐的结合体,就窝到沙发上看手机。

花少北看着看着就靠某幻身上去了,某幻看了一眼花少北,见他刷微博刷得正起劲,就搂过他,下巴搁到花少北的左肩上。

花少北疑惑地抬头看看他,也没拒绝,往某幻怀里拱了拱便接着刷微博。

“……起来,手麻了。”过了大概一个小时,花少北突然说道,把某幻的大头往外推了推。

“哦。”某幻坐直了,伸手把小花空闲的那只手抓过来,慢吞吞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花少北也没转头,指尖动了动便弯下去,和某幻十指相扣。

“北子哥,”过了不知多久,某幻突然开口。

花少北转头看他,有些疑惑偏一下头。

“情人节快乐。”少年的脸上带着笑意,满眼装的都是花少北。

花少北看了眼时间,五点二十分。

“崽种。”花少北一拳锤上某幻的肩,慢慢靠到某幻怀里。

“……早等你这句话了。”

小花气鼓鼓地趴在小马的怀里,像是嘟囔一般低声说道。

“这不是守个时……”某幻手抚上花少北的发顶,眉眼弯弯。

——


幻花—相亲

1

我靠我靠我靠。

为什么出来相个亲、都会遇到某幻啊!!

花少北拿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偷偷瞄了一眼刚刚进咖啡厅的人,有些惊慌地往里坐了坐。

他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子,低头喝着咖啡,长长的睫毛垂着,看不出心理活动的冷漠外表。

——而这女孩子,是他的相亲对象。

刚刚进了咖啡厅的某幻,是他的暗恋对象。

—怎么办啊?!

花少北只能向kb求助。

—?还能怎么办。拒绝那女孩子,并且确保自己不被他看见啊——

—……虽然但是,他已经看见我了,大概。

—……兄弟,自求多福。

女孩抬了抬眼,侧头看向某幻,勾唇笑了笑。

2

“——是这样的。”花少北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对。那我先走了……需要我送吗?”

“不用。”女孩垂下眼帘看表,无意间般看向某幻,又收回目光。

花少北完全不知道对方的眼神刚刚到底干了些啥,站起来刚准备走——

“北子哥?”

熟稔的嗓音在他耳边炸开。

“什、——”

花少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不过还好,花少北在站起来事先向kb说了一句。

—我危,速来。

—?哦

3

在花少北和某幻僵持不下的时候,女孩开口了。

“两位既然这么亲密,应该也没有我什么事了。”

被某幻抓住手的花少北:???

我操、妹子你等等。别走啊!!

女孩冲花少北眨了眨眼,转身走了。

????你啥意思???

花少北,成功懵逼。

某幻顺理成章在花少北面前坐了下来。

花少北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

“……北子哥。”某幻有些无奈,开口说道。

“啥事都没有,我先走了。”花少北想离开案发现场,然后给某幻的手拦住。

“……那啥,你听我解释?”花少北有点心虚。

“我错了,我真错了。”小马道歉。

他双手合十,低头告罪:“瓦不该把你弄哭的!!”

?我们是一个频道吗。

花少北有些疑惑。

4

哦你说的是三天前的事情啊,那没事了。

早过去了,你看我是记仇的人吗?就算你赢了我几把也妹有事情的!

某幻看着对方笑着回答的表情,低下头去,又抬起了头。

小马,支棱起来!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北子哥。”

“咋了。”

花少北眨了眨眼,看向他。

“刚刚那个女孩子是谁啊?”某幻笑着撑住下巴。

“那个人……”花少北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过了一会才缓缓道,“我妹妹?”

“哦,”某幻捏捏下巴。“方便介绍给我吗?”

“不方便!”

花少北脱口而出。接着,他就发现对面坐着的崽种笑得更欢了。

?有什么好笑的啊到底!

5

某幻笑了一会才开口道:“北子哥,你说瓦怎么样?”

“啊?”花少北有点迷惑,“啥意思。”

“以对象的角度来看的话,我怎么样?”

花少北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操、你他妈说啥呢?”花少北猛地往后靠到椅背,不知所措地道。

“在表白啊。”某幻的耳根通红,侧头拿手指挠了挠脸。

完了完了完了,有点尬。

“……也就那样吧。”花少北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什么?”

“我说,我答应你了。”花少北翻了个白眼,“崽种,你非要装耳聋吗?憋天天装,我告诉你,以后安装东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嘞。”某幻冲花少北笑了笑。

“男朋友。”

前几分钟赶到,在旁桌坐着的kb:“……”


——

半夜激情短打的无脑东西、看看就好。

2020总结

2020.1.24

写了第一篇同人文

尽管是拉郎配

1月写了11篇

2月写了11篇

3月受亲友传染开始咕咕咕,写了2篇

4月写了2篇,还有一篇是自言自语(咳

唯一的连载坑了(可能以后都不会更了,看情况

5月没写

6月1篇

7月3篇

8月1篇

9月没写

10月3篇

11月没写

12月1篇

零零碎碎,基本还是有写,有些间断没有写

不算太满意,主要还是太忙和懒

希望明年能起码一个月4-7篇左右吧

尽管文笔不太好,但是还是会写

2021也要开开心心ww

啊这,太多了

幻花—论一瓶水带来的误会

鸽子精探头,又咕了两个月

脑洞嫖了亲友的,因为懒得想(什)


学校里喜欢花少北的很多,毕竟校草,但是大多都是他的妈妈粉,也知道他内向腼腆的性格,但是——

花少北拿着那瓶水,有点不知所措。

太难顶了兄弟,太尬了。

……接受不了的。

怎么说呢,

这天下午花少北的班有一节体育,被最近猛追花少北的一个学妹打听到了——于是她买了一瓶冰水给花少北。

这虽然看起来没啥,

但是,她把水递给花少北时旁边站着某幻。

暗恋对象就站在旁边,收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收下不知道某幻会怎么样看他,不收佛了女孩子面子。

但是那女生似乎明白他的尴尬,直接把水塞进了他的手中,成功化解了花少北的尴尬境界——化解个屁。

他捂住了脸,却见斜里伸来一只手。那只手精准地伸进花少北怀里,把冰水拿走。花少北抬起头,看见某幻拧开瓶盖,冲花少北笑了笑。

“北子哥,我渴了,不会不给兄弟喝吧。”

明明是疑问句,但这语气像是他在说陈述句——而他本人的脸色却黑的不行,不知谁惹了他。

花少北把捂着半边脸的手放下来,冲某幻笑笑,道:“送你了,怎么喝都行。”

“……好。”某幻转身就走。

某幻拎着水来到学校的小阳台。

接着他拧开了瓶盖——决绝地把水尽数倒入水槽中。

他甩了甩手,一扬手把水瓶扔入垃圾桶。

一转身,看见了来阳台准备洗手的花少北。

花少北怔怔地看着他,不知做何表情,好一会才低了头,轻轻笑了笑。

“……某幻你个崽种喜欢那个女生啊。

喜欢她直说啊,兄弟不至于和你抢的。加油。”

他咽下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坦白,绕开某幻,拧开水龙头。

难怪。

难怪。

难怪某幻看到那女生给他送水,脸色那么差。

难怪某幻从来绝口不提自己喜欢的人。

……难怪。

某幻闭了闭眼。“不是,真不是,北子哥。”

花少北洗完手,拧上水龙头,随手抽了张纸巾斯理地擦了擦手和眼睛。

他擦完后冲某幻笑着说,

“我懂,我懂的,某幻。”

“谁还没个暗恋呢。”

——只是我的暗恋啊,

还没告白就结束了。

某幻很苦恼。

花少北不肯听他解释,也甚至不再和他讲话——那怕他们是同桌。

花少北很苦恼。

某幻不肯听他的去追女生,非要在他耳边叨逼叨,害得他每节课间都溜到kb班里与kb和lex唠嗑。

课上,趴着听课的花少北突然感觉腿上多了只手,往他抽屉塞了什么东西。

……他缓缓低头。

一张纸条。

——北子哥,我真不喜欢那女生,真的别误会,不然真的顶不住的。

他想了想,回复他。

——那你喜欢谁?

——你啊。

花少北的题解到一半,看到纸条,手猛的一抖。

——……真的假的。没骗我吗?

他撑住头,不去看某幻。但是旁边的那位十四岁小伙子低低的笑出了声,引得花少北只好瞪着他。“笑你妈呢,”他低声道,“真的假的。”

“真的,北子哥。”某幻笑着握住花少北的左手。

“骗你的话……就拿一生来抵债吧。”


幻花—确实

我来了,带着垃圾文笔来了(不是


门铃叮咚一声响起,花少北准时踏入面包店。他很快地抬眸扫了一眼柜台前的男人,又垂下眼帘。

"和昨天一样吗?”“嗯。”简单的两句对话后,花少北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下,拿出了手机。

很快,还冒着些许热气的夹心面包就被店长拿着托盘送了过来。在撤回手时,店长的手像是不禁意间蹭到了花少北的手背,很快地离开了。感觉到触碰的花少北迅速地缩了一下手,白皙的手背缩到长袖里,只露出一点点冻红的指尖。

店长转身向柜台走去,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带了些笑意:”对不起嗷,早些时候空调坏了,暂时忍受一下。”

花少北嗯了一声,垂着眼帘一副 岁月静好的样子,然而刚起床的kb收到了他的这么一条信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b:???

某幻第三次往坐在面包店中的唯一一个人望过去,那个左眼底下有花瓣胎记的青年依然是那个冷淡的样子。

唉。某幻默默叹了口气。一见钟情的人,自己几个星期前信誓旦旦地说要追他,结果呢?现在连对方名字,性取向都不知道。

哦不对,他姓花。

。。。那也无补于事啊透!

小马悲伤到在心中祖安起来,他再次向花少北看过去的时候,对方垂着眼帘笑了起来,虽然笑得有点傻,但是还是很好看。某幻看的愣了一会,意识到什么才惊醒过来,猛拍大腿。

这不对。太不对了!

花少北只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冲他笑了一下,之后快一个月的来他们店里,就没看到他笑过!

然而某幻不知道那只是花少北在适当的时间自闭了而已。

不会吧不会吧,他,某幻,在第一次暗恋的时候还没开始追人家,就要结束了吗?!

花少北在吃完他的早饭后站起身,走向门口,在门口转身道:“你们这里可以订,”他挠了挠头,“生日蛋糕么?"

”啊?可以啊。“店长在他问了这个问题之后笑了笑,问了一下事项后说道,“写一下联系方式。”

不愧是我,就这,kb,就这!害说爷连联系方式都要不到!这不就有手,阿不,有嘴就行!花少北得意地推开门,脸上的表情已经飘到极致。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他叫某幻啊,花少北诺有所思,害挺好听的。

花少北把某幻的电话存进通讯录,结果手一滑,直接打了过去。

某幻一秒接通:”喂?“

花少北呆滞。他愣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垂在办公桌旁的手指动了动:”啊,我······存了下你电话来着。就,打打看。我······怕到时看到陌生电话挂掉你知道吧。“

帝中帝暗暗在心中啧了一声,却听见电话对面传来一声轻笑。花少北这个声控被对方刺激得耳尖发红,匆匆挂了电话后捂了捂脸,坐到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一忙起来就常常忘了时间,直到胃部开始隐隐作痛时他才反应过来,是时候应该吃饭,不,吃药了。花少北捂着胃,翻箱倒柜了片刻后才:他的药都恰完了。

"我操,这我不能接受的——”他哀嚎了一声,掏出手机下意识按向了最近通话。

对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花少北楞了一下。这声音······某幻???

打的这个电话不是kb的??

花大傻子在脑中回放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想起来早上的事情之后又哀嚎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老是想要我在暗恋对象面前出丑!他又想起了某些人的可恶恶,无语地用手抹了把脸,坐下来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水,才假装冷静地对电话那头说:“那个,不好意思啊······”

一个画外音插进来,“哟,咱们花老师又给人打电话买胃药了啊?“

”······“花少北对不知何时走到身边的kb比了个口型,‘崽种’,才低声对某幻道,“对不起袄,我打错电话了······”

“······啊。“某幻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就在药店门口····· 你要什么?胃药·····?“

花少北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一个甜品店老板不好好上班跑去药店干什么,他回答道:”啊,对。你帮我买吧,谢谢了。买完之后送到我公司来袄,就你家店对面那个,我现在下去等你。“

使唤和退却如此明显,某幻站在柜台前好一会,攥紧了手机,几乎有些发白的手指体现出了他心情的差。他推开了门往外走,却依然胡思乱想。

他果然不喜欢我。

肯定不喜欢我。

也是,就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世界上哪有一见钟情呢,现在连那个人的

取向都不知道。

小马自暴自弃地买完药,向对面那个商业大楼走过去。远远地,便看见了花少北,他站在大风中,戴着红色围巾,很是显眼。某幻快了几步跑过去,把胃药递给他,一句话脱口而出:”北子哥记得吃饭啊,这都整出病了,难顶。“

”确实。“花少北接过塑料袋,笑了起来。

 笑是有传染力的,某幻跟着花少北笑起来后想,这确实。

确实。世界上确实有双向暗恋。某幻在一个月后的某天有了男朋友,很愉悦的想。

这确实。


——

真的草了,我才发现电脑端的草稿箱和手机不是一起的,整得我今天才码完字

所以观众姥爷们留个评论吧,拜托了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Q:《猫武士》专场!最喜欢哪只猫?

我操——

三年猫武粉狂喜

松鸦羽,!!!永远滴神——

幻花—爬山

本来打算国庆整得但是咕了()

刚刚手滑没写完发出来了()

——

1

某幻老早就期待国庆了。

那天他昂着头坐在椅子上,花少北瘫在他的床上玩手机,突然坐起来道:“某幻,去爬山不?”

“啊??”某幻转过头,以为花少北在跟他玩梗,就说道。

“我给你拍照?”

“……”花少北脸黑了下来,哼了一声才说道。

“没说着玩,我是真的想出去。”

“锻炼身体嘛,毕竟我这个体质你知道吧。”

某幻笑了笑,椅子转了一圈面向花少北:“北子哥想爬什么山?”

“……就昆山吧?”花少北看了眼手机,“好像这个挺有名,哎呀,某幻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笑?”

某幻偷笑给发现了,但也没低头,站起身来向花少北蹭过去,把头放到了自家对象的颈窝。

花少北本来一直盯着手机看,某幻那样的动作让他往后倾了倾,手放到了某幻背上,也低了低头,下巴抵在某幻肩上。

“针不戳,在健身的花少北针不戳。”某幻闷闷地道,接着背上的手就猛地敲了一下他。

“爬,某幻,你给我爬!”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差点没把某幻震聋,好家伙,在一起快半年了还是没适应自家对象人间唢呐的称号。

“瓦被你给震聋了”某幻笑着把花少北的手机抽走,在他唇边烙下一个吻。“真的裂开。”

身下的人耳朵都染上了些许的浅红,那膝盖顶了顶某幻的腿:“某幻你起来……”

“好嘞北子哥”某幻麻溜的站起来,笑嘻嘻地说道:“那就定在3号昂。”

花少北嗯了一声,把脑袋拱到被子里。某幻轻轻地笑了一声,哎呀,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亲一下还害羞呢?

2

说是六点起来,但是生物钟不允许。两个懒蛋足足多睡了两个小时,才紧赶慢赶地爬了起来,赶向要爬的山。

才到半山腰,花少北就气喘吁吁了,某幻停下来,伸手扶了一下他:“小火鸡,这就坚持不住了?”花少北很难得地没有回嘴,只是红着小脸喘着粗气。某幻嘶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直视花少北。花少北但是没注意到某幻的不正常,搭着某幻手臂的手开始不自觉的抠了抠某幻,撒娇的语音软软的:“某幻——休息一下呗——”

“好”某幻听到这样的撒娇心都软了,拉着花少北坐下来,说道:“体力不戳的北子哥,都半山腰了,加油,兄弟!”

“……”

注意了几分钟,花少北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小姑娘——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直注视着他,还偷偷和同伴私语。不会吧不会吧,爬个山都可以遇到粉丝?

这时花少北才注意到自己刚刚被某幻扶了之后搭在他手臂上的手不知觉间已经于某幻十指相扣。我裂开了,如果真是粉丝捅到超话那应该会爆炸吧?哎,万一不是呢,现在小姑娘喜欢这样的多了去了,再不济过去解释下……花少北胡思乱想着,不自觉间松开了某幻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对面一直在和同伴说话还疯狂把眼睛往这边瞟的女孩子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

居然伸手抓住了她同伴的手,很霸道的十指相扣,举起来当着花少北的面晃了晃。

花少北:?

那个女孩子冲花少北笑了笑,然后道:“喜欢的人可得抓着袄,土子哥。”

一时间花少北竟不知如何反应。

不是——你们粉丝私底下都这么叫我的嘛?!土子哥??爷哪里土了,崽种!

可恶!这口气我可吞不下。花少北这么想着,坦坦荡荡地一偏头,亲了一口某幻的侧脸。

突然中奖的某幻:?

对面女孩子捂住了胸口,当场飙戏:“哦我的老天鹅啊看这一对cp他是多甜啊,梅林的胡子,幻花不是真的我就当场把这电脑屏幕给吃掉——”

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花少北:……

她同伴很无奈地冲花少北笑了笑,轻声道了声歉,把自己的同伴牵走了。

花少北低下头,过了一会才道。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

“知道。”某幻坐直了认真与花少北对视,明白今天要迎来的事情,终于来到了。

“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是定好向父母摊牌的日子。

花少北嗯了一声,默默地收紧了指头,缩成小小一个拳头。

“我昨天跟我妈说了这件事。”他有点紧张,低垂着脑袋看着地面,本来是花大喇叭的他今天出奇的声音小。

“我妈说,她不反对……来着。你呢。”

“我妈也是。”某幻伸手刮了刮鼻子,才傻傻地笑了起来:“靠。那我们岂不是天生一对。”他说完后伸手包裹住了花少北的小拳头,掌心扣着手背。

花少北也笑了起来,锤了某幻一拳,“崽种,就知道乱说——”他笑起来的样子仿佛眼里有光。

“不过说的挺对。”

他们一起走过春夏秋冬,在众目睽睽下私语,在视频中眼神交错,太阳见证瑰色表白,月亮见证暗处肌肤触碰,他们性格互补,星座合搭。

他们就是,天生一对。


——

来一个评论吧 呜呜

拜托了这真的对我很重要——